您的位置:首页  »  【情欲场】(10)作者:bulun


             十、邂逅

***********************************  
  朋友们嫌布伦更新慢了,其实布伦一直在努力,主要是因为朋友的支持力度不大,所以布伦的更新速度也上不来,呵呵……
  如果朋友们给力,布伦自然会更努力。

***********************************

  「没有。我可能明天去,所以发个信息,看你这个哥还记得我这个小妹不,原来不记得了。」温莉的声音轻柔甜美,即使有嗔怪之意,听起来仍十分悦耳。
  「哥怎会不记得。小莉,你晚上方便吗?」刘斌自然不会承认这种可能让对方将自己打入黑名单的事。

  「有什么事?」温莉的声音虽然淡漠,但是嗔怪的味道明显消除。

  「我想请周主任他们几个吃个饭,如果妹方便的话,就请妹一起参加。」
  「哥,你没诚意,回来了也不说一声,请妹吃饭也是顺带,我不来了。」
  「哪有,哥这不是才回来嘛。再说,哥也不知道妹是不是方便,万一被别人误会,给妹带来麻烦,那哥就万死难辞其咎了,所以不敢轻易打扰。」

  「晚上在什么地方?」

  「我定好地方给你信息。」刘斌见温莉答应出席,这才放下心来。

  他斌刚与温莉通完话,李傑的电话便来了,说已订好吃饭地方,在明珠花园门口那家新开的酒楼,装修、口味都不错。他嘱咐李傑把地址和包厢号发给自己后,直奔市政府招待所而来。他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仔细看看咨询公司需要自己提供的材料清单。无巧不巧,他一招待所进大门,便遇上从里面出来的金晶
  「刘哥,你来了?」金晶一见,脸现笑容,扬手招呼。

  「是哦,一回来就想到了我们美女所长,所以立马来报到。」他本不想惊动对方,谁知碰个正着,只有笑着迎上前去。

  「你给刘总在后楼开个单间,刘总签个字就可以了,不要办其他手续。」金晶转身吩咐完前台服务员,接着又回过身来说:「刘哥,你先休息,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你去忙。」刘斌目送金晶婀娜多姿身影在门口消失,才转过身来到前台签字拿房卡。

  进房间后,刘斌先分别给周晓华等人打了个电话,说好晚上一起吃饭的事,并把李傑发来的短信转发给相关人员,然后才把咨询公司给自己的清单拿出来,又仔细看一遍。发现办个工程公司需要提供的资料还真不少,幸好有不少咨询公司代办了,比如章程起草,有多少设备机械、多少技术人员等,但是还有不少需要自己提供,特别是工程负责人和技术负责人,他们必须是正式员工,而且必须具备相应的资质,还要提详细的资料,其次是要提供几个以前做过的相应工程的合同複印件。他有些不明白,这些制定游戏规则的人怎么这么脑残,工程要有相应的资质才能做,不具备资质又怎么能这类工程?这不是明摆着逼人弄虚作假?
  当他把思路理清、将需要的资料名目熟记於心后,差不多五点了,虽然时间还早,还是离开房间出了招待所。他想到街上走走,离开这个城市三年多了,想看看这个曾经熟悉的城市这些年有什么变化。

  他沿着街道往明珠花园方向走去。街道两旁的情况与三年前差不多,只是不少门面重新装修过了,招牌也换了,看上去比三年前商业气氛浓了些。

  「刘斌?」他正走着,似乎旁边有人叫自己,不由收住脚步,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年约五十的女人疑惑地望着自己。

  「苏老师?」他仔细一看,那不是自己以前的高中老师吗?不由大步迎了上去。

  「真是你?刘斌,我还以为看错了。」苏老师一脸微笑看着他。

  「苏老师,你来市里了?」

  「呵呵,我调到三中来了。」

  「哦,我还不知道。这下好了,你不用每周来回跑了。」苏老师的丈夫在市里工作,家也在市里,他刚参加工作时去过。

  「是哦。尽管从县城到市里不是很远,但是每周跑来跑去,也是很麻烦。」
  「苏老师,你们还住在原来那里吗?」

  「搬家了。老向他们单位建了房子,搬到那边去了,哪天有空来坐坐。」
  「我一定去拜访。」

  「刘斌,你什么时候出来的?」苏老师显然知道了他的事。

  「才出来。」他估计曾经熟悉的人应该都知道自己曾经进去的事了,也就坦然面对。

  苏老师刚想说什么,他的电话响了,他拿出一看是金晶打来的,对苏老师说:「苏老师,我接个电话。」

  原来金晶已回到宾馆,见他不在房间,便问他在哪?晚上在哪吃饭?他简单地说了一下,现在外边,与高中老师在一起,晚上约好与几个朋友吃饭,最后说声回来再联系,便挂了电话。他晚上没约金晶,也没有告诉她与哪些人吃饭,一是本来两人不怎么熟悉,其次是暂时不想有什么感情方面的牵扯。

  苏老师待他接完电话,说:「刘斌,你晚上还要陪朋友吃饭,就不和你多说了,我也要回家做饭了,有空再联系。」

  他留下苏老师的电话,然后打车来到酒楼。刚点好菜,刘为民率先走了进来,说:「兄弟,你这是搞得哪一出,到了L市还要你请客?」

  「今天小弟是有事想请你们帮忙,其次是请教。」

  「什么事?一个电话不就行了。」刘为民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后,说。
  「我想注册一个工程公司,到工商局一咨询,还挺麻烦的……」刘斌简单地给刘为民介绍了相关情况。

  「兄弟,你可以做两次搞,先注册公司,有了一定的基础,再去弄资质。」
  「不办理资质,怎么承包业务?」

  「小工程需要什么资质?只要你质量达到要求就行,基本都是这么弄的。你有了一定业绩后,去办资质就简单了,因为办理资质需要业绩,你现在办资质,没有业绩,除非是造假。」

  「造什么假?」周晓华推门走进来说,显然在外口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刘为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刚才的情况,周晓华听后,哈哈大笑,说:「老弟,你在建委白呆了这么多年。老刘说的很对,小工程不需要什么资质,只有比较大的或者有特殊要求的才需要资质,比如桥梁、隧道、高耸建筑等等。」

  「呵呵,这么说我是误入歧途了。」刘斌自嘲地笑着说,同时也感觉到自己以往对相关业务了解太少,有点教条。

  「除非你想一开始就弄大的,那你可以去找公司挂靠,如果不想挂靠,就去盘一家有资质的建筑公司。」

  「老周说的这个办法不错,不如盘一家要倒闭或者破产的公司,这样资质业绩都有了,比你新注册公司强。」

  「嗯。」刘斌刚想说话,杨玉兴和交通局的陈彪副局长先后走了进来,见周晓华和刘为民已到,笑着说:「吃饭,你们两个家夥倒是很积极。」

  「能与你比?你政府办公室主任,每天都有吃,我们好不容易逮到一次,不早点来能行?」刘为民笑着说。

  「算了吧。你们两个还吃少了?」杨玉兴说完,转头问刘斌:「对了,老弟,你昨天不是去S市了,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呵呵,有事想请几位大哥帮忙,所以回来了。」

  「有事打个电话就行了,用得着跑回来吗?」

  「电话里说不清,还是当面请教得好。」

  「什么事?」

  「老大,你先坐下来再说。」刘斌笑着给杨玉兴和陈彪让座。

  「还有谁?」杨玉兴见还有空座,随口问道。

  「还有一个美女,不介意吧。」

  「我们认识吗?」杨玉兴疑惑地看着刘斌,对他才出来这么久,在市里就有了熟悉的女人,似乎有些怀疑。

  「你肯定认识,而且很熟悉。要不我也不敢叫她过来。」

  「哦?」杨玉兴更加好奇,其他人也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

  「兄弟,不会是相好吧?」周晓华一旁打趣道。

  「大哥,话可不能乱说哦。」

  周晓华刚欲开口,门开了,接着走进两个人来,前面的是财政局的温莉,后面是一位姿色不逊於温莉的美女,年岁比温莉小。

  「你们都到了?不好意思来迟了。哥,不介意我带个美女过来吧?」温莉进屋后见众人坐在桌旁等自己,笑盈盈地说。

  「妹妹的朋友怎么会介意,更何况是位美女,欢迎,请坐。」刘斌从下午的电话中已经听出,前天晚上自己与她认了兄妹。

  「原来是你这个美女。」杨玉兴恍然大悟,笑着对温莉说。

  「杨主任,难道本姑娘不算美女?」温莉不知前面的插曲,笑着回应一句,便在包厢服务员搬过来的椅子上款款座下,接着向刘斌介绍同来的女伴:「哥,这是我同事方菲。」

  酒楼服务不错,人一到齐,服务员便很快将菜送了上来。刘斌拿出两瓶酒,说:「今天我们总量控制,两瓶酒,你们不像我,明天都还要上班,不能喝多了。」

  「行,一人三两不到,正好,老陈酒量不怎么样,他这酒我代了。」杨玉兴第一个表示赞成。

  「我们也是三两?不行,喝酒是你们男人的事,你们五个人正好一人四两。我们喝饮料。」温莉立马反对。

  「到了酒桌上,男女都一样,现在不是讲究男女平等吗,你如果喝不了,可以找人代你喝。」杨玉兴笑着说。

  「那我请你代我喝。」温莉打蛇随棍上立马说。

  「温大小姐,今天可不是我请你来的哦,如果是我请你来的,肯定代你喝。」

  「那你怎么代陈局长喝?」

  「本来老陈怕喝酒不敢来,是我叫过来的,所以我得帮他喝。」杨玉兴似乎早就想到了,笑着说。

  「行,杨主任,你的话我记住了。」温莉说完马上转过脸对刘斌娇声说:「哥,今天你帮我喝,我帮方菲喝。」

  「老妹,你是不是又要把哥灌醉?前天就是你把哥搞醉的。」

  「哥不醉,小妹没机会,嘻嘻。」温莉放开后,什么都敢说。

  「哥喝醉了,小妹更没机会。」

  「是哦。」温莉故作恍然大悟状,接着说:「那这样,两瓶酒分作五大杯,陈局长这一杯,我们三个人分,你们四人酒量差不多,一人一杯,陈局长没意见吧?」

  「在喝酒这件事上我没有发言权。」陈局长笑着说。

  「哥,这下你应该没意见了吧?」

  「小妹的决定的事,哥怎么能有意见?关键看他们有没有意见。」一边说一边将脸转向未出声的刘为民等人。

  「好,哥你没意见,那四比三,少数服从多数,我来给你们分酒,服务员拿大杯来。」温莉根本不给刘为民等人发言的机会。陈彪那杯酒,温莉只留了不到一两,其余的她分作两份,看来与她同来的方菲也能喝点酒。

  酒桌上有了女士,气氛大不相同,温莉对众人那些半荤半素的玩笑并不反感,偶尔还会打趣几句,自然更热闹。众人边说边喝,话题渐渐又回到刘斌宴请大家这件事上来了。

  有了之前与刘为民等人的交流,刘斌没有再提注册公司需要资质之事,只说自己准备成立一个工程公司,需要找几个帮手,所以请大家来帮忙。至於周晓华建议盘一家公司的事,他心里已经否决,因为盘一家公司需要资金,而且不是一点点的资金,他现在根本不具备这个势力。

  众人知道他准备找一个技术负责人和一个施工负责人后,纷纷议论开了。
  「你还应该找个懂概预算的人,这个人很关键,有时一个项目能不能赚钱,关键看概预算。」周晓华说。

  「哦?」刘斌对这个不是很清楚,疑惑地看着周晓华。他认为工程预算的工作量不大,可以到时找人做,暂时不必找专人。

  「你别以为搞工程只要开始搞个预算就可以,关键是后来的结算,懂得预算的人才知道合理合法地从哪方面去争取利益。」

  「那老哥你有没有合适的人推荐小弟?」

  「这方面还确实没有,倒是技术负责人我可以推荐一个。他是我隔壁村的,今年应该是四十五,原来在我们县建筑公司上班,技术还可以,就是人比较古板,这次县建筑公司改制,他与准备承包的那几个人合不来,好像不准备干了,就是不知你是不是看得上。」周晓华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

  「只要技术好,做事认真就行。」

  「那我明天叫他过来,你们见面聊一下。」

  「小刘,我有个远房亲戚,你可以见一下,他原来好像是省建三公司的项目经理,因为计划生育问题下岗了,现在给别人打工。」一旁的陈彪说。

  「行,麻烦陈局长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我老婆才有他家里的电话,回去帮你联系一下。行不行,兄弟你自己看着办,不要认为是我介绍的,又是我老婆的亲戚,拉不下面子,不合适就不要。」陈彪与刘斌没有周晓华他们那么熟悉,担心到时见面后刘斌不满意又有顾忌不好拒绝,特别强调说。

  「项目经理我倒是认识两个,但是现在都混得不错,恐怕请不动,明天我探探他们口气再说。」刘为民说。

  「这个你就别班门弄斧了,你认识的再多,也没周主任多,他们建委就是管这个的。」杨玉兴一旁说。

  「我们虽然管这个,也见过不少项目经理,但也仅仅只是见过面而已,大多数叫不出名字,认识、熟悉的,可能还真没有老刘多。」

  「那是因为你们领导官僚,很少去现场,项目经理一般都在现场,到办公室来找你们的往往是老板。」温莉一旁笑着说。

  「温科长批评的是,以后一定多去现场。」周晓华含笑回答。

  「刘哥,你要找个会概预算的人?」与温莉一道来的方菲问。

  「你有认识的?」

  「不知年龄方面有没有要求?」

  「年龄大一点没关系,关键是要身体好,要能够在外面跑。」

  「我看身体还可以。他是我同学的父亲,原来在工程公司搞预算,两年前去工地因为车祸受了伤,后来因为公司不景气,就干脆办了工伤退休手续,伤早就好了,行走没问题,现在闲在家里没事,今年大概五十五岁了。如果刘哥想见个面,过两天我叫他过来。」

  「小菲,你明天就与同学联系,叫她爸过来一趟,与哥见个面,看适不适合。」刘斌还没出声,温莉已代为回答。

  刘斌笑了笑,说:「那就麻烦你与他联系一下,看他爸愿不愿意到我这里来做事。」

  「小刘,春节前市里有几段公路要维修,工程量不大,如果有兴趣就早做准备,因为工期比较紧,春节前要完工。」陈彪说。

  「那确实得抓紧,到春节只有两个多月时间了。」杨玉兴点了点头。

  「兄弟这是好事,你务必要搞一段。」刘为民说。

  「老陈,大概什么时候发包?」杨玉兴问陈彪。

  「方案正在审批,应该在下周。」

  「陈局,你能不能把方案先给刘斌一份,让他好做准备,看要准备些什么机械、要多少人?」刘为民说。

  「行,明天我複印一份给他。」

  这顿饭,不但气氛好,而且收获大,很多刘斌原来觉得难办的事,轻而易举就解决了,而且众人还为公司以后的发展提了不少很有建设性的意见。

  饭后周晓华等人准备买单,但是没争过刘斌,他的理由很充足,说今天既是请兄弟们,更是请刚认识的温莉妹妹。於是众人只有说笑着让温莉与方菲两人留下陪他买单,先走了。

  当刘斌买完单走出包厢时,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并肩前行的温莉见他突然收住脚步,注视前边,不由诧异地循着目光看过去。走廊前边有五个人,其中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显得特别醒目,此刻正侧着脸与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边说话一边前行。

  「哥,你认识他们?」温莉一边问一边侧过头来,见刘斌神色冷峻,心中奇怪,说:「哥——」

  「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刘斌目光阴冷地盯着已走向楼梯口的身影,切齿说。

  温莉登时反应过来,猜想前面那个身材妙曼、面容姣好的女人可能是刘斌以前的妻子高洁。她此前听说过刘斌的事,但是具体不怎么了解,前晚认识后,特意进行了一番了解,知道了高洁在刘斌坐牢期间离婚再嫁之事。她靠近刘斌,拉着他的手,劝慰说:「哥,都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再为过去的事不开心。」
  「嗯。」刘斌口里虽然承应,但是神色依旧冷漠,紧握的拳头没有松开。
  温莉知道此刻要刘斌完全放下不可能,特别是孩子也丢失了,这是他心底最大的痛,想了想,觉得不如再让他喝点酒,常言道一醉解千愁,也许再喝醉后,睡一觉,就过去了,於是提议说:「哥,你陪我和方菲再去酒吧喝点酒好不好?」同时用眼神提醒一旁的方菲。

  「是哦,好久没去酒吧了。」方菲虽然不明白温莉用意,但是马上附和说。
  「L市有酒吧?」在刘斌的记忆中,L市前几年KTV都不多,酒吧更是未听说,所以好奇地看着温莉。

  「哥,你也别太小看L市了,毕竟也是个有几百万人的地级市,现在发展这么快,你以为还是以前,只要外边有的,这里也很快会有,而且条件也不会比省城等大地方的差。」

  「行,只要小妹有兴趣,哥陪你去。」心情紊乱的刘斌也想去发泄一下,没有反对。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