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板娘~张丽如】(20)作者:御马迎风


  張麗如聽到楊野的話,心中倏然一動,猛然睜開了燦若星辰的美眸,然後是一陣恐慌。

  自己對於楊野已經有了深刻的了解,以他那霸道的獨佔個性,加上他對自己肉體的癡迷程度來說,自己已經是他的房中禁臠,如果是不相干的人,楊野絕不會告訴自己。

  如此說來,這人一定是自己最親近、最在乎的人!那……會是誰呢?

  張麗如的芳心深處,無比的緊張、無比的害怕!因為,她幾乎已經知道那人是誰了。

  「他說他姓賴,明明是個小偷,翻牆想進來偷東西,還編了一個可笑的理由,說是來找老婆。」楊野一邊閉著眼,愛撫著美嬌娘的香肌玉膚,一邊若無其事地說道。

  張麗如一雙星眸凝視著男人,慌張又擔心地問道:「他在哪裡?你把他怎麼樣了?」

  「哦!」楊野半睜雙眼,冷寞地說道:「妳那麼緊張做什麼?不過就是一個小毛賊而已,哪值得妳大驚小怪?」

  「不……不!他不是小毛賊……你快告訴我,你……你到底把他怎麼樣了?」張麗如搖晃著男人的手臂,焦急地問道。

  「當然是先關起來,我的幾個手下正在狠狠地『招呼』他,對於這種偷雞摸狗的人,絕對不能對他客氣。」楊野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回答道。

  「啊,不!求求你不要傷害他,我求你……」張麗如嚇得已經六神無主,不知該如何是好。

  「為什麼?」楊野斜睨了她一眼,淡淡地問道。

  「因為他是我丈夫。」張麗如未經大腦思考,便脫口而出。

  「哼!是嗎?」楊野雙目如電,直射女人的絕豔容顏。

  張麗如心中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粉頸低垂,有些不敢正視躺在自己身邊的男人,囁嚅地說道:「對……對不起,是我說錯了,他是我……『前夫』……」
  「嗯!」楊野滿意地說道:「想看他一眼嗎?」

  張麗如坐起身來,芳心糾結了片刻,終於點了點頭,「嗯。」

  「那好吧!」楊野接著坐起來,摟住張麗如的嬌軀,在那花容月貌的俏臉上,吻了幾下後,說道:「把浴巾裹上,跟我來。」

  楊野也沒穿內衣褲,直接穿上了睡衣,走了出去。

  張麗如急忙地裹上了浴巾,跟在男人的身後。

  兩人來到了一個房間裡,房間裡空蕩蕩的,沒有任何的傢俱,只有在其中一面牆上,掛著大幅的落地式窗簾。

  楊野走向前去,在牆上按了一個按鈕,只見大幅的落地式窗簾,緩緩地向兩側分開……

  一面巨大的玻璃視窗,慢慢出現在倆人的眼前!張麗如連忙撲向玻璃視窗,往裡面看去!瞬間,兩行滾燙的淚水,無聲地流了下來。

  一直深藏在內心深處,不願碰觸、不願想起,不知如何面對、不知如何解釋的男人,就出現在玻璃視窗的那一端,被鐵鏈鎖銬在囚籠裡.

  昔日的光鮮丰采,已經被骯髒、狼狽、憔悴、落魄給取代,更有幾個男人圍繞在他的四周,輪流地對他拳打腳踢!

  與丈夫昔日的一幕一幕,電光火石般在腦海裏掠過,曾經美好的回憶,如今都變得痛苦不堪!張麗如的心碎了,疼得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她感到特別特別的無助,如今她再堅強,也承受不住眼前的殘酷。

  「求求你,別再打他了……」張麗如的纖纖十指,緊緊地抓住楊野的衣袖,苦苦哀求道,美麗深邃的大眼睛裏,充滿了恐懼、哀求與心疼。

  楊野按下對講機,說道:「夠了,暫時停止。」

  聽到楊野的指令,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退出了囚籠!而賴俊偉也早就滿身鮮血地痛昏過去。

  「好了!一眼已經看完了,妳先回房間去吧。」楊野面無表情地吩咐道。
  看到楊野冷淡的表情,使得張麗如真有些不知所措,她不敢再違逆眼前的這個男人,只能深情又不捨地看了丈夫一眼後,流著淚跑回自己的『香閨』。
  楊野等到張麗如離開後,也離開了房間,走進了賴俊偉的『囚房』。

  吩咐手下迴避之後,楊野注視著昏迷不醒的賴俊偉……

  良久,楊野平靜地說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古人流傳下來的這句話,總有他的哲理,所以你也別怪我,因為這是命運的安排,更是你我之間的宿命。」
  思索了一會之後,楊野接著說道:「麗如是個身懷極品名器的女人,像她這種女人,像你這種普通的男人,根本無福消受,因為她實在是太過美豔,沒有實力的男人,是無法保得住她的,只會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

  更何況這種媚骨天生的女人,正常的一般男人,根本就不可能征服她。「
  話一說完,楊野轉身離開,邊走邊笑道:「哈哈哈哈……勝負已定!

  只有強者,才能擁有張麗如的『交配權』,哈哈哈……「

  ******************************

  張麗如悲痛欲絕地跑回房間,隨即撲倒在床上……

  最近發生的一切,歷歷在目!

  『雅鑫』的存亡危機,年邁父親的官司,丈夫的性命……而自己的婚姻最終何去何從,是否要為了這一切而放棄賴俊偉?

  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把又一把的利刃,不斷地狠刺著她的心!讓她無所適從、讓她不知所措、讓她無法抉擇?因為這一次的抉擇,將會關係到她的一生,也關係到自己家人的幸福?

  張麗如想到了自己的公公婆婆,他們的年紀都那麼大了,要是賴俊偉真的出了什麼意外,他們能承受得了這些沉重的打擊嗎?還有那兩個嗷嗷待哺的兒子,他們該怎麼辦?

  「嗚嗚……我該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張麗如趴在軟床上,無奈地悲泣著。

  她只想要自己的家人,都不會受到傷害;她只想盡力地去保全自己的家人!可是,現在的她,似乎全身的力氣都被抽乾了,她覺得好無力!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對待自己?自己究竟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

  長夜漫漫,張麗如不知道明天等待著自己的是什麼,但是她有一種感覺,自已走到了人生的絕路。

  開門聲響,不用看也知道,是楊野回來了。

  等到楊野走近,張麗如連忙起身站了起來,一雙妙目充滿了複雜的情緒,凝望著楊野!

  須臾,只見她盈盈跪下,低聲哀訴道:「求求你,饒了他吧!」

  楊野急忙將她抱起,來到床邊坐了下來,憐惜地摟緊在懷抱裡的軟玉溫香,說道:「妳很在意他嘛?」

  「他渾身是血……也不知道傷得多重?」焦急無比的張麗如,淚水忍不住流了出來。

  「不是我要留下他,是他自己不願意簽離婚同意書,是他自己不想走的。」楊野一邊吻著美嬌娘細嫩水潤的香腮,一邊說道。

  想起了丈夫的執著,也知道楊野沒有騙自己,張麗如心急如焚地懇求道:「那該怎麼辦?嗚……能不能至少讓我替他上個藥……」

  「嗯……」楊野陷入思考。

  「我求你……我求求你……」張麗如停頓了一會兒,嬌靨泛起羞紅,抓著楊野的大手,輕輕地撫按在自己的小腹之上,聲如蚊蚋地接著說道:「你就看在我們的孩子份上……好不好……嗚……」

  「哈哈哈!」楊野笑道:「妳真是冰雪聰明,還知道把孩子拉扯上一起求我。」
  「你答應我吧。」張麗如將俏顏深埋在男人的頸側,羞愧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那好吧!我答應妳,明天帶妳去給他療傷上藥。」楊野答應道。

  「真的?」張麗如抬起螓首,掛著淚珠兒的臉蛋,帶著一絲喜悅。

  「當然,不過……」楊野點點頭,繼續說道:「妳必須按照我所說的去做。」
  「嗯?」張麗如疑惑地看著他。

  「別擔心,到時我會教妳怎麼做。」楊野一邊舔舐著張麗如的耳垂、一邊說道。

  「你……你羞辱我羞辱得還不夠嗎?」不知道這個男人還想做什麼,張麗如只能含幽帶怨的說著,嬌靨上一片黯然。

  「哈哈哈!我這是在幫妳啊,好讓他死了這條心,自己心甘情願地離開. 」楊野一說完,隨即擁著張麗如芳香柔膩的嬌軀,向後躺去……

  ******************************

  「俊偉……俊偉……」妻子溫柔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彷佛很空洞、很遙遠、很不真實,但是聽起來卻又是那麼的親切。

  賴俊偉彷彿被閃電擊中一般,猛然地睜開了雙眼,眼前出現了一個嬌滴滴的極品美人兒,他還以為自己仍然身處於醉夢之中,他只好猛烈地搖了搖頭,用力地眨了眨眼,當再次張開了眼睛,視線馬上由模糊慢慢地清晰了起來。

  「麗如!」賴俊偉神情激動的大喊了一聲,想要撲過去將美麗的妻子抱在懷裡,親吻那張無數次出現在自己夢境裏,美豔無雙的白皙臉蛋。

  沒錯,那正是自己一生中最驕傲的女神、最摯愛的妻子!她的一雙美眸,一直深深地凝望著自己,那眼神裡,彷彿有道不完的千言、訴不盡的萬語;那傲人的豐潤乳房,還是那樣的堅挺,不!是越發的堅挺,勾勒出的完美曲線,是那麼的誘人,只是臉色比較憔悴,秀髮有些凌亂,比起從前多出了三分淒豔.

  賴俊偉的第一個反應是驚喜交集,以為妻子已經回到自己的家裡了,但是接下來,卻看見她的嬌軀上,僅穿著一件情趣的薄紗睡衣,乍見愛侶的心情,頓時跌落至谷底!然而更令他絕望的是,還有一個男人的身影,默然地站在自己的妻子身後,正對著自己冷冷的微笑。

  「王八蛋!」賴俊偉咬牙切齒地怒罵,身體不由自主的掙扎了起來,扯動鎖在四肢的鐵鍊,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

  「俊偉別亂動……我替你的傷口上藥!」張麗如平靜的聲音,阻止了他衝動的行為。

  她接著拿起棉花棒,沾著消毒藥水,細心的替他清理、消毒傷口,將那化膿、潰爛的傷處,一一消毒,然後再塗抹上藥膏,輕輕地用紗布將傷口包紮起來。
  清涼的感覺,降低了傷口火炙般的疼痛,賴俊偉漸漸地冷靜了下來,但是那想要殺人的目光,卻依然怒視著妻子身後的男人。

  楊野一臉滿不在乎的神情,故意走向前來,蹲在張麗如的身後,摟住了她那纖細曼妙的小蠻腰。

  「王八蛋,放開你的髒手!」賴俊偉再次怒駡出聲,全身的肌肉猛然繃緊,彷佛要撲上前去,狠狠地打死那個男人,但在冰冷的鐵鍊束縛下,他絲毫動彈不得。

  不過,最令賴俊偉無法接受的是,張麗如自己卻神色如常,對於楊野的摟抱,絲毫沒有不悅的反應,彷彿一切都是天經地義的,只是默默地低著頭,仔細地處理著他的傷口。

  賴俊偉有些愣住,呆呆地注視著妻子的俏臉,無意中往下一看,只見楊野的魔掌,慢慢地向上挪移,來到了張麗如豐滿白皙的酥胸上,隔著薄薄的情趣睡衣,恣意妄為地揉捏愛撫著她的乳肉。

  「把你的髒手拿開!否則……我一定砍斷你的狗爪子!」賴俊偉怒不可遏的狂吼起來。

  其實他自己的心裡比誰都清楚,美若天仙的妻子,失蹤了那麼多天,豈能妄想還能保有貞操,肯定已經被楊野這個淫賊玷污了,這時候無論自己做什麼,都已經無法挽回既成的事實,可是不知道為例,賴俊偉就是控制不住心頭的狂怒與不甘。

  錢茗儀的那句話,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腦海裡……

  「我是說如果,如果找回了麗如……她……已經不是從前的她……你會怎麼做……」

  賴俊偉的心,猶如墮入了冰窖,陣陣的疼痛傳來……那是一種抽撕般的痛!好像有人用利刃將自己心臟的每一根神經挑起,接著抓住被挑起的那頭,再狠狠一抽!

  那種痛,痛到極致,痛到叫不出聲,痛到流不出淚……

  此時傳來楊野的聲音:「奇怪了,我玩自己的老婆,關你什麼事?」

  「她是我老婆……放開她……王八蛋!你不准碰她……」賴俊偉雙眼通紅,連聲怒駡著,憤怒的眼神中,同時還帶著疑惑與不解,他不明白張麗如為何毫不反抗,任憑楊野的魔掌予取予求。

  「笑死人!你憑什麼不准我碰她呢?」楊野的嘴裏繼續冷嘲熱諷著。

  「狗畜生!你不得好死……」賴俊偉彷彿要被怒火燒盡一般。

  楊野的手指,捏住了敏感嬌嫩的小乳頭,溫柔地搓揉起來。

  「嗯……嗯……」張麗如還是沒有抗拒掙扎,默默地承受著男人在自己芳香柔膩的肉體上肆虐,雪白的俏臉,此時已經泛起了動人的紅暈,嫣紅的櫻唇,開始發出了斷斷續續的嬌喘聲。

  看著妻子的肉體,被楊野恣意地愛撫,賴俊偉就有種要吐血的感覺,憤怒、緊張、不安佔據了他的心。

  「親……親愛的……先停一下……我……有話要對……他說……」張麗如強忍如潮水般的慾念,辛苦地懇求道。

  「好吧!」楊野乾脆地同意道:「不過,今晚妳可要好好的伺候我,知道嗎?」
  「嗯!」張麗如羞澀地點點頭,小聲地說道:「一切隨你高興……」

  楊野站了起來,牽著美艷少婦的嫩白柔荑,一起走出牢籠,順手拉過來一張椅子,卻沒有坐下來。

  「你應該明白一切了。」張麗如站在牢籠前,平靜地說道。

  「為……為什麼?為什麼妳要讓他這麼對妳?」賴俊偉完全不可置信地問道。
  張麗如強忍內心的酸楚,面無表情地說道:「我已經是楊董的人了,他可以隨意地享受我的身體,完全不需要徵求我的同意。」

  「妳……」賴俊偉瞪大了眼珠,他不敢相信,眼前之人是自己深愛的妻子嗎?是那個靦腆至極的妻子嗎?

  「俊偉,是我對不起你,你簽完字就離開吧,好好照顧爸媽還有兩個孩子,希望將來你能遇到一個更好的女人……」張麗如強迫著自己,平靜地說道。
  「到底是為了什麼?」賴俊偉怒吼道:「難道為了這個男人嗎?」

  「不為什麼,只因為我們的緣份,已經到此為止了……」張麗如強忍著眼淚,痛苦地回答。

  「不……」賴俊偉不服輸、不死心地說道:「我們的緣份,是一生一世的,不管妳做過些什麼,我都不介意,麗如,跟我回家,讓我們重新開始。」

  張麗如淒然一笑,說道:「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以前你所認識的張麗如了!很多事情是不可能重新開始的,我身上所發生了的一切,只要是男人,是不可能當它不存在的,就算我們勉強再在一起,我們也不可能再回到從前一樣!事實上,你也不可能再和從前一樣愛我!你只是不願意接受失敗的事實,你只是不甘心自己的妻子被人奪走,你只是想找回屬於自己的男人尊嚴而已,不是嗎?算了吧,別再勉強自己了!這件事從頭至尾你都沒有錯,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對不起你!既然緣分已盡,就讓我們面對現實吧!如果你還念在我們曾經一場夫妻,就請你放手,讓我選擇自己未來的歸屬吧!」

  「妳告訴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賴俊偉咬緊著牙關問道。

  「重要嗎?」張麗如悲傷地反問道。

  「很、重、要!」賴俊偉一字一字地回應道。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張麗如無奈地說道:「由於我的經營不善,『雅鑫』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財務危機,只有楊董能幫助我……他有錢有勢,能為我解決一切困難. 」

  「原來……原來……就為了工廠……為了錢……妳寧願成為他的洩慾工具!哈哈哈哈……」賴俊偉仰天狂笑,卻已經淚流滿面。

  張麗如低垂著螓首,平淡地說道:「如果……這麼想能讓你舒服一點,那就是這樣吧……」

  「妳是真的一無所感,還是佯裝不知,藉此編織一個不用正面回應的藉口,讓自己心安理得。」賴俊偉吐血般地咬著牙說道。

  張麗如平淡地說道:「俊偉,既然你已經知道我出軌了,其他的事我也不想多說了!你我之間已經成為過去,再去計較我做過些什麼,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放手吧!只有空出雙手,你才有機會再拿起,你也才能獲得新生。」

  「不!絕不!我不會簽,更不會離開,除非妳跟我一起走……」賴俊偉撕心裂肺地喊道。

  「不可能了!」張麗如強忍著羞辱,盡力平復心情,漠然地說道:「我……我已經懷了三個月的身孕,是楊野的孩子……」

  「啊?妳說什麼?妳懷孕了?」賴俊偉的嘴巴張得老大,雙眼圓瞪,完全無法相信。

  張麗如微點螓首說道:「是的,我已經懷孕了,是我和他的……愛情結晶!」
  「轟!」賴俊偉的腦子彷彿炸開了!自己的妻子,竟然懷了其他男人的孩子?她……她怎麼會懷孕呢?她不是帶避孕器了嗎?

  「呵呵呵……看來你還是不死心。」楊野拉了張椅子坐下後,一手環抱住張麗如纖細的小蠻腰,迫使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邊隔著薄紗的睡衣,愛撫著那對挺拔白皙的椒乳、一邊繼續說道:「給你欣賞一段影片你就知道了!」

  楊野話一說完,就從上衣的口袋裡,拿出電視的遙控器,按下其中的一個開關……

  「放……放開你的髒手,別碰我老婆!給我放開她……」賴俊偉面目猙獰,咬牙切齒地怒叱道。

  面對如此的狀況,早已柔腸寸斷的張麗如,在萬般無奈之下,只能將螓首深深地埋在楊野的肩膀上,咬緊牙關強忍著欲滴的淚水,任由楊野的魔掌在自己嬌軀上肆虐。

  電視的螢幕在一陣靜默之後,突然亮了起來,隨即出現了畫面……

  只見電視上出現一張比一般還大的床舖,一對年輕的男女,赤裸裸地並坐在床沿,男人粗壯的右臂,摟著女人纖細的小蠻腰;女人粉頸低垂,幾乎將臉蛋埋進了自己豐美傲挺的雪嫩酥胸。

  「寶貝,妳看妳的皮膚,細皮嫩肉、吹彈可破,真的是稱得上冰肌雪膚!看妳的身材,嘖嘖嘖……婀娜多姿、玲瓏浮突,簡直就是尤物中的尤物、極品中的極品,能夠完全地擁有妳、盡情地享用妳,是我這一輩子最驕傲的成就之一!哈哈哈……」男人一邊輕撫著女人的纖腰曲線、一邊以食指勾起女人精緻的下顎,在她嫣紅玉潤的臉蛋上,不停地親吻、舔舐。

  「你……你別這樣說話……我……嗯……羞死人了……」女人緊閉著雙眸,聲如蚊蚋般地說道。

  女人的聲音雖小,賴俊偉還是聽得清清楚楚,那聲音有如一道驚雷,刺穿了他的耳膜,將他的身體劈成了粉碎。

  「不……不要看……俊偉……對不起……求求你閉上眼睛……不要看了……我……是我對不起你……」張麗如的芳心,在哭泣、在吶喊。

  「哈哈!來吧!讓我再一次好好地品嘗妳的滋味!」這時畫面裡的楊野,右臂微一用力,將張麗如性感的赤裸嬌軀擁入懷裡,左手手掌順勢地攀撫上了她那傲人的雪嫩豐乳。

  張麗如屈辱、害羞地依偎在楊野的懷裡,在他熟稔的手法下,全身的力氣,正被一絲絲的抽離,肉體的快感,以猛烈之勢燃燒了起來;腦海裡僅存的一絲清明,讓她舉起了逐漸無力的纖細玉指,指向身前正在拍攝的攝影機……

  雖然明知道楊野不可能同意,但是芳心深處仍抱著一絲僥倖的幻想,於是輕聲地懇求道:「那……能不能關掉那個……」

  「當然不行!總得為我們的恩愛纏綿,留下一些旖旎香豔的鏡頭作為紀念……」楊野斷然拒絕,隨即安撫道:「妳放心!我只是留作紀念,不會外流的!」
  「真的嗎?那……這拍下來的東西,你可千萬別讓別人看……」張麗如放下粉臂,仍然不放心地說道。

  「放心吧!就算妳願意我還不肯呢,我怎麼捨得拿給給別人看……寶貝,妳是我的,屬於我一個人的,妳的肉體只有我能看、只有我能摸、只有我能親、只有我能舔、只有我能幹!今後只要是別的男人,不管是誰,只要看過妳,我就挖掉他的雙眼;摸過妳,我就砍掉他的雙手;親過妳,我就削掉他的嘴唇;舔過妳,我就拔掉他的舌頭;幹過妳,我就割掉他的肉棒,還殺光他全家……」楊野一邊貪婪地親吻、舔舐著張麗如的粉頸與香肩,一邊回答道。

  「呼……我也只能相信你了……嗯……」張麗如嬌聲呢喃道。

  此時懷裡的軟玉溫香,徹底點燃了楊野的慾火,只見他擁著嬌羞不已的美嬌娘張麗如,輕輕地向後躺下,接著翻過古銅色的身體,輕易地將赤裸裸的張麗如壓倒在床上。

  「嗯……別……別太用力……啊……我……我會受不了的……」面對這種局面,張麗如彷彿知道自己躲不過楊野的姦淫,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哀求道。

  「放心吧!我會好好疼愛妳的……」楊野心不在焉地回答著,唇舌卻是毫不放鬆地,繼續地親吻、舔舐著身下的人妻少婦,那張巧奪天工的嬌靨.

  在男人的舔吻與愛撫之下,張麗如的意志,絲毫壓制不住飽遭楊野開發、調教後的肉體敏感度,豐潤雪白的赤裸嬌軀,開始焦躁不安的扭動起來,嫣紅巧緻的櫻唇裡,更是不斷地發出細細的嬌喘聲:「啊……嗯……

  嗯……「

  「咯咯咯……」賴俊偉緊緊地咬住自己的牙齒,看著畫面中心愛的妻子,被別的男人一絲不掛的壓在身下,肆無忌憚的享受著,他的心就好像被千刀萬剮一般!痛、很痛、非常痛。

  張麗如彷彿能夠感受到丈夫的心情,她不敢更不願面對此時丈夫的視線,只能將自己的臉深埋在楊野的肩頸處,顫抖著纖弱的嬌軀,躲在男人的懷裡,依靠著男人結實的胸膛,尋求一些無謂的安全感。

  此時畫面中的楊野,已經含住了張麗如挺翹嬌嫩的小乳頭,狠狠地一吸,彷彿要吸出乳汁來一般。

  張麗如被他突如其來的猛吸狂吮,忍不住娥眉深蹙、嬌軀猛顫,隨即驚呼道:「啊……別那麼大力……溫柔點……」

  「好美的乳房啊,又嫩、又白、又香……」楊野一邊胡亂的啃吻著、一邊含混不清的說著。

  鏡頭中的楊野,看似一付色慾薰心、急不可待的猴急模樣,其實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準確地擊中張麗如肉體上的『要害』,迅猛地激起她慾念的狂飆……
  張麗如焦躁難遏地騰動著芳香柔膩的身子,無法控制地嬌喘呻吟著。

  楊野緊緊地摟住懷抱中的美人兒,肆無忌憚地品嚐軟玉溫香的滋味。

  兩人的雙腿,此時還垂在床沿;只見楊野突然起身,將張麗如懸著的一雙美足,自膝彎處曲起,成『M』字型張至最大!如此一來她那羞人的私處,便在鏡頭前一覽無遺了。

  而此時鏡頭中的張麗如,彷彿放棄了掙扎,輕輕地閉上了那雙迷離柔媚的美眸,企圖掩飾著心中的屈辱、尷尬以及淡淡的哀傷。

  只見楊野側坐在一旁,雙手溫柔地夾揉著粉紅嬌嫩的兩片小陰唇,然後慢慢地向兩邊張開,那閃爍著淫糜水亮光澤的小嫩穴,生平第一次出現在攝影機的鏡頭前……

  「啊……關掉那個吧……求求你……別拍了……」張麗如再次指了指攝影機,以嬌羞的語氣,作最後的努力。

  「妳身上的一切,實在太美了,非得留下點紀錄不可,妳就當它不存在吧……」楊野一邊愛撫著香滑多汁的嫩穴、一邊開口安慰道;同時還不小心滴下了一絲口水。

  張麗如不再說話、不再抵抗,任由楊野恣意地為所欲為,肉體已經不受控制地嬌顫起來,一雙雪白彈翹的乳房,更是隨著胴體而顫巍巍地抖動著。

  看著張麗如豐腴曼妙的嬌軀,以及羞紅絕豔的臉蛋,那洶湧澎湃的慾火,使得楊野再也不願忍耐,再次爬上了人妻少婦的赤裸嬌軀,將早已堅挺的巨大肉棒,猛然地插入張麗如濕滑緊迫的嫩穴裡,然後俯下身體,緊緊擁抱著身下豐潤雪白的美嬌娘,在她那嫣紅玉潤的嬌靨上,瘋狂般地舔吻起來。

  「啊……痛……輕一點……嗯……你的好大……頂到了……啊……好大……啊……我受不了了……」突如其來的插入,刺激著張麗如的感官神經,她拼命地搖晃著螓首,哀羞地承受著來自楊野的姦淫。

  這時的電視螢幕裡,只看見兩人性器官的交媾畫面,以及女人的嬌喘媚啼,甚至連兩人的肛門也清晰可見。

  賴俊偉只感到自己眼前一片黑暗,眼眶裡積滿了男兒淚,拼命咬緊牙關不讓淚水流下,他在用最後的意志支撐著自己,只是為了自己身為男人的最後一絲尊嚴。

  張麗如偷瞄了自己的丈夫一眼,看到他那悲痛欲絕的扭曲臉孔,自己卻無能為力,只能含著淚水,黯然地低下螓首……

  螢幕裡的張麗如,不知道是因為肉體上刺激,所燃起了內心的慾念,還是因為在攝影機的鏡頭前,所引發心底深處不為人知的一面,她徹底撕下了自己身為女人本應有的矜持,由一個貞婦變成了蕩婦,她發出高亢不絕的尖吟,激情地迎合著楊野對自己的姦淫。

  楊野在張麗如窈窕柔膩的赤裸嬌軀,瘋狂的抽插、殘忍的掠奪、狠心的姦淫……美豔少婦肉體上的每一處,幾乎都慘被楊野的指紋與唾液所佔領,嬌滴滴的美人兒,只能任由自己被他吞噬、被他吃盡.

  楊野沒有太多的花樣,只是狠命地在張麗如的胴體上索求……

  不知過了多久,楊野停了下來,接著抽出那令人生畏的巨大肉棒,立刻翻過張麗如那早已經癱軟無力的肉體,並且旋轉了一百八十度,使她面對著攝像機,從後面抬起她雪白彈翹的臀肉,再次將自己巨大的肉棒,對準那飽受蹂躪的極品嫩穴,猛然貫入……

  「啊……」張麗如又是一聲嬌吟,自己嬌嫩的陰道,被填滿至極限的感覺,是那麼的滿足、是那麼的刺激。

  此時此刻,鏡頭裡的她,彷彿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忘記了自己的家庭、忘記了自己的一切,甚至於忘記了自己面前的那部攝影機……她,只記得自己是個女人、是個有血有肉的女人、是個需要滿足的女人。
  賴俊偉的心,痛得在流血,連呼吸都感覺到那無與倫比的疼痛,眼睛裡有著絕望的酸楚,眼角好像有什麼東西快要流出來了!他猛然地仰起了頭,不讓那些東西滑落,硬生生地將之倒流了回去,而脖頸彷彿被一根繩索緊緊地勒纏著一般,使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破碎的內心,猶自苦苦掙扎著……

  「呼……真的是太爽了,寶貝!妳的小穴實在太棒了,呼……真的好緊!妳是每一個男人夢寐以求的極品尤物,能擁有妳,我真的太幸福、太自豪了!」楊野一邊奮力地抽插著、一邊發自內心的讚嘆.

  「啊……你……你輕點……啊……我受不了了……快點……快點結束吧……啊……」赤裸著雪白肉體的張麗如,秀髮飛揚四散,掩蓋住了那驚人的美豔;完美嫩白的嬌軀,激烈地顫動著,嬌聲地淫叫著。

  螢幕裡,從張麗如的激情反應中,可以看得出她即將被快感的浪潮淹沒.
  楊野舞動著巨大、猙獰的肉棒,動作越來越快、力道越來越強,似乎有著無限的精力,用那麼簡單的動作,簡潔有力地在張麗如香滑多汁的陰道裏,來回不斷地抽插、姦淫,沒有任何的花樣,就將她送上了性愛的顛峰。

  「啊……啊……嗯……啊……啊……」張麗如不斷地嬌喘呻吟著,飽遭開發、調教的赤裸肉體,更是不由自主地配合著楊野的進犯。

  螢幕中的一對男女,彼此忘我地索求著對方,持續激情地交媾著……

  此刻的賴俊偉,覺得自己的腦海虛無空蕩,有如失魂了一般;心!早已痛到麻木。

  此刻的張麗如,覺得自己的力氣完全消失,彷彿抽空了一般;心!早已疼到碎裂。

  賴俊偉漸漸安靜下來,沉默不語地坐在地上,甚至感覺不到自己的心跳!他覺得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具空蕩蕩的軀殼,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

  賴俊偉現在不只有想殺人的衝動,甚至於還有想死的衝動!真的,他真的覺得壓抑不住,說不清楚自己現在是什麼狀態,胸口的壓抑,異常難受,他甚至想拿把刀把胸口剖開,讓這種無法呼吸的壓抑,能夠消散。

  雖然一切歷歷在目,但是看著心愛的妻子,如此淫蕩的迎合著自己以外的男人,讓別的男人,享用著她那婀娜曼妙的胴體,賴俊偉真的難以接受。他們之間是鬧過彆扭、有過爭執,但是他不敢相信她竟然會這樣和別的男人……

  過去的記憶同時浮現在張麗如的眼前,她忍不住渾身打了一個激靈,心裏好亂!好亂!

  難道我們之間的裂痕,已經不知不覺地大到了這種程度?大得讓她可以這樣毫無顧忌的背叛我、傷害我?她難道已經不想跟我再過下去了嗎?

  那我算是什麼?這些年來夫妻間的恩愛,難道都是虛假的嗎?

  「她究竟是為了什麼?為了那龐大的債務嗎?難道純粹是為了性?還是覺得我有什麼對不起她的地方?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淫蕩?」賴俊偉心中不斷痛苦的思索著。

  「我……我不太舒服,想先回房間……」再也無法承受的張麗如,開口懇求道。

  「嗯!」楊野想了一下,點頭說道:「也好,先回床上去等我,等會我再回去好好的愛妳。」

  張麗如從楊野的懷抱裡艱辛地站了起來,緩緩地往門口走去,腳步是那麼地沉重、那麼地心疼……

  走到了門口,伸手打開了門,張麗如忍不住回過螓首,望了自己的丈夫一眼;而此時賴俊偉的一雙眼睛,也正盯著她看;倆人的視線在這時重逢了,彼此間彷彿有著千言萬語一般,卻是無法傾訴、無法傾聽!

  張麗如的淚水,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咬緊牙關、痛不欲生地轉頭離去……
  門,緩緩地合上,張麗如的倩影,也因為合上的門而慢慢地消失;賴俊偉看著妻子離去的背影,回想著妻子的那兩行淚水,就在那剎那之間,他彷彿明白了一切!

  電視螢幕裡,楊野一言不發地瘋狂姦淫著這具美豔絕倫的肉體.

  只見女人鮮紅的陰唇外翻、玉液陰津噴濺溢流,她就像母狗一般伏在床上,雪白彈翹的臀肉高挺著,嫩穴裡傳來的激情快感,讓她暫時忘記了屈辱,承受著一波波的痛苦難受與極樂高潮。

  「啊……啊……求……求求你……快點兒結束吧……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張麗如無力地趴在床上,白玉般的小貝齒,死咬著床單,含糊不清的哀求著。

  然而,身後的楊野,卻是越發毫不憐惜地狂抽猛插……

  張麗如低喘嬌吟,美至極限的赤裸嬌軀,激情忘我地扭動顫慄。

  螢幕中的人妻,在丈夫的眼前,奮不顧身地迎合著其他男人,足足將近四十分鐘,楊野才發出一陣顫抖,將一股濃稠腥臊的精液,射進了張麗如嫩穴的最深處,噴濺的刺激,使得她的子宮裏感到一陣酥麻,嫩白的赤裸嬌軀上,不斷地抽搐起來。

  楊野抽出了巨大的肉棒,隨即電視畫面一陣抖動,當畫面停止下來的時候,整個螢幕都被那飽遭蹂躪的可憐嫩穴充滿,接著出現了兩隻手指,輕輕地撥開那因為劇烈磨擦而充血通紅的陰唇,只見一股乳白色的液體,從裡面緩緩地流淌出來……

  賴俊偉連呼吸都疼痛,雙眼感到了莫名的酸楚,喉嚨如同被一根繩索勒住了一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畫面突然停止不動了!原來是楊野按下了暫停鍵,而畫面正好停在乳白色的精液,從飽遭摧殘的小嫩穴裡,滴下來的一剎那。

              【未完待續】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