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欲场】(12)作者:bulun


      十二、诱惑

      「你是说哥这方面不行?」刘斌从李琳的表情中读出了后面未说出来的意思,但不知她为何会往这方面想,所以出言反问。

      「我可没说. 」李琳依旧笑脸相对,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小琳,男人行还是不行,你们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在酒精的作用下,加之李琳的大方开放,刘斌的话语没有了男女之嫌,相反带有调笑的味道。

      这样相对隐私的问题,让大方的李琳也脸现羞涩,犹豫片刻,才说:「行,就是能让女人高兴、开心,达到高潮。」

      看着李琳娇羞的模样,刘斌兴致更浓了,说:「可是书上说,有的女人能很快达到高潮,有的女人很难达到高潮。同样一个男人,如果遇到能很快达到高潮
的女人,肯定能让对方满足、开心,如遇到很难达到高潮的女人,就可能无法让
对方满足、开心了,那你说这个男人是行,还是不行?」

      这个问题更加直白,李琳满脸绯红,迟疑了一会才说:「书上说,时间一般不应该少於五分钟。」

      「五分钟?小琳,五分钟你就能满足?」刘斌觉得五分钟似乎太短了,即使是以前,自己也得十几分钟才能发泄,故此好奇地笑着说. 但是话一出口,他又
后悔了,觉得这话太露骨了。

      「刘哥——」李琳果然满脸娇羞,娇媚地看对方一眼。五分钟对她来说确实不够,但是书上是这么说的,见刘斌如此问,忍不住说:「那刘哥你能坚持多久?」
      李琳的反攻出乎刘斌意外,但是也让他放心了,说明李琳不是很在意与自己讨论这些,笑着说:「这个要看对象和心情。」

      「怎么说?」李琳似乎很好奇,含羞带娇地看着刘斌。

      「这个嘛——」刘斌本以为可以蒙混过关,没想到李琳会寻根问底,犹豫一会后,说:「小琳,我们还是别说这个问题了。」

      「为什么?」兴趣来了的李琳偏不放过.

      「我——」刘斌本想说我快受不了了,你离我这么近,身上的气味直往我鼻孔里钻,再说下去,我怕到时做出对不起你的事,但是话到嘴边收住了,改成了
调侃的话:「我怕到时你说我引诱你。」

      李琳脸上娇羞更浓,给人感觉格外的妩媚,说:「你本来就在引诱我。」
      刘斌闻言一怔,想想也是,前面不少话仔细琢磨起来确有引诱的成分,笑了笑,说:「明知我在引诱你,你还附和我,不怕我把握不住,吃了你?」李琳的
表情,让他越发放肆了。

      「就怕刘哥对小妹没兴趣。」李琳媚眼如丝地看着刘斌。

      「谁说的?」

      「那为什么我在你旁边坐了这么久,你没有一点反应?」

      「我——」刘斌没想到李琳反过来引诱自己,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我知道,刘哥喜欢的是温莉。」

      「谁说的。」刘斌说完便搂住李琳,在嘴上狠狠亲了一下。他这个举动是在李琳言语的刺激下未经思考做出来的,本意是想告诉对方,自己并不是只喜欢温
莉,也喜欢她,更主要的是不想让对方误会自己与温莉有什么关系。

      他原以为李琳会抵抗、拒绝,谁知天雷勾动地火,李琳顺势伸手挽住他脖子,吸住了他的嘴唇,并且身子也贴了上来。残留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欲推开
对方,然而对方臂力惊人,搂得很紧,同时一条温软的香舌已滑入他口中。

      软玉温香抱满怀,香舌入口更催情,他残留的理智顿时被李琳的热情沖到了九霄云外,刚松开的双手又搂住了对方,并且很快将对方压倒在床上。

      郎有情妾有意,在酒精的作用了,两人抛开一切,忘情地吻在一起。很快两人便肉帛相见,李琳的外衣下面空空的,没有内衣,剥下外衣,娇美的身体便呈
现在眼前,刘斌心中有些诧异,但是此刻已没有功夫去问原由,兴奋地将自己赤
裸的上身压敷在娇美壮实的胴体上,用嘴去问候对方胸前那对硕大的乳房。李琳
双手摸着刘斌的头,眯着眼睛享受着他的服务。

      李琳的乳房虽然很大,但是并不松软,相反很有弹性,像两座挺拔的小山坐落在酥胸上,乳房上的皮肤很薄,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血管,可谓晶莹剔透、吹
弹欲破。刘斌爱不释手的一边把玩,一边亲吻,直到将两只乳房全部亲吻一遍,
准备继续往下进发时,李琳才说:「刘哥,我来亲亲你。」

      不待刘斌躺好,李琳已坐直身子,接着俯身去舔弄他胸前的乳头,同时伸手隔着裤子抚摸那怒胀粗大的阴茎. 乳头传来的那种轻微的酥痒,让他全身轻颤,
十分舒爽,忍不住发出感歎:「舒服。」

      李琳妩媚地看了刘斌一眼,放弃了两个乳头,用舌头一路往下舔弄。刘斌的内裤已被脱下一半,她的玉手已抓住阴茎,当嘴唇来到内裤边缘时,才直起身子
去脱刘斌的内裤。当粗大的阴茎显露出来时,她忍不住说:「刘哥,你的好大哦。」
      「你喜欢吗?」

      李琳妩媚一笑,没有出声,而是用行动来回答,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几下,说:「你没洗澡,有点鹹鹹的,不过没有其他怪味。」她口里这么说,但是没有
嫌弃,说完低头含住了龟头.

      李琳的口技比王芳与马小兰强多了,特别是舌头,十分灵活,不时缠绕龟头舔弄几下,让刘斌感觉十分舒爽,特别是几次深喉,让他兴奋得差点射了出来。

      「小琳,行了。」刘斌不想就这样发泄出来,没有再让李琳用嘴服务。
      刘斌起身将李琳身子放好,在她嘴上亲了一下,准备去脱她身上仅存的内裤,但是被李琳的手阻住了,说:「刘哥,别——」

      「小琳,怎么啦?」刘斌好生奇怪,都到了这个地步,竟然不让自己去脱内裤,忍不住问道。

      「刘哥,你别看好不好?」

      「我就想看看你那里. 」李琳的话反勾起刘斌的好奇心,难道她那里与别人不同?刘斌偏不放过.

      「刘哥,我、我哪里没有毛。」李琳羞赧地说.

      「哦——」刘斌明白了,李琳之所以不让自己脱,原来是白虎。虽然他在卫生间见过李琳的裸体,但是当时脑袋晕晕的,根本没看清,加之李琳很快便反应
过来,用手捂住了。他只在录像待中见过「白虎」,现实中还没见过,自然想欣
赏一下,说:「那有什么关系?「白虎」又不会吃人,外国有些女人还想方设法
把下面的毛去掉。」

      刘斌这么一说,李琳不再坚持,红着脸说:「既然刘哥想看,那就看吧。」
      说完松开捂住下边的手。

      李林身上是一条薄薄的真丝小内裤,当刘斌将它脱下,那神秘之处呈现在眼前时,目光很快被吸引住了。李琳两腿之间果然没有毛,光溜溜的,粉嫩清新,
十分白净,和小女孩的阴部差别不多,由於两腿比较粗,使两腿间显得十分丰满,
阴部高高隆起,像新蒸的馒头,中间被压了一条缝,两边尤显肥硕.

      他兴奋地分开双腿,里面殷红娇嫩,水流潺潺。尽管以前他听说过不少关於白虎的传说,但此刻顾不了那么多了,握住阴茎让龟头在洪水泛滥的阴道口摩擦
几下,便慢慢往里推进. 他要好好品味一下「白虎」的滋味,究竟有何不同。

      在推进过程中,他发现李琳的阴道十分紧窄,与初经人道的处女差不多。这一发现让他更加兴奋,一边推进一边观察李琳的反应,见她脸上没有表现出明显
的不适,这才继续大胆推进,直到龟头顶住最内端的嫩肉,才停止推进. 也许是
阴部丰满的原故,李琳的阴道很深,龟头到底时,阴茎也全部进去了,阴茎根部
压住了肥厚的外阴。

      「刘哥,你的好长,插的好深。」

      「喜欢吗?」刘斌趴在她身上,搂着结实的身子,温声说.

      两人已经合体,李琳不再感到羞涩,自然地说:「喜欢. 」

      刘斌吻了吻李琳的粉脸后,便吻上她的嘴,接着开始抽动停在体内的阴茎.李琳的阴道虽然十分紧窄,但是里面水很多,比敏感的王芳还多,抽插起来并不
困难. 李琳早已情欲高涨,刘斌一挨着身子,便伸出双手搂住了他后背,挺动臀
部配合他的抽动。

      有经验的女人与青涩少女明显不同,不但自己知道如何寻找快乐,更知道如何迎合对方。青涩少女、特别是未经人道的处女,只知道被动地接受,哪怕悟性
再高,不经过多次实践或者有经验的人调教,不可能掌握男人的特点.

      「……哥……是这样……用力操……哥……你好强……好硬……哥……你插得好深……对了……就这样……使劲往里插……哥……用力……好舒服……哥我
快要来了……」李琳很快进入状态,高举双腿迎接他的抽插,口里不停地说着自
己的感受。

      李琳的淫声秽语让酒意未消的刘斌更加兴奋,按照对方的要求,发起凶猛的攻击。

      「我到了。」随着这一声感歎,李琳的身子开始紧缩,两腿紧紧勾住刘斌臀部,双臂更是使劲抱着刘斌,似乎怕他跑掉一样。

      在李琳身子紧缩的同时,刘斌感觉到阴道也开始紧缩,并且还带有一种吸力,似乎要把他整个吸进去。幸好他这方面比较强,否则只有马上缴械。

      过了差不多三分钟,李琳勾住刘斌臀部的双腿才放下来。刘斌也感觉到阴道的紧缩渐渐消失,见对方逐渐恢複平静,忍说:「小琳,舒服吗?」

      「哥,太舒服了。感觉好像要飞起来一样。」

      「可是哥还没舒服。」说完,刘斌又开始抽动尚未发射的阴茎.

      「哥,你真强。」李琳一边承迎一边称赞。

      刘斌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来回答,很快又开始发起强劲有力的攻击。与李琳在一起,他格外放松,也格外卖力,李琳是身体壮实的成熟女性,可以肆意蹂
躏、尽情挞伐,不用担心承受不了。因此多数时候他是纵横阖捭,大开大合,次
次到底,枪枪见肉,直弄得李琳娇吟不断,秽语连连. 直到李琳最后一次将他紧
紧搂住,高叫「又我到了」,他才达到高潮,说:「我也快到了。」

      「射吧,射给我。」

      「安不安全?」李琳这句「射吧」突然将他提醒,无套内射,对方会不会怀孕?因此出言相询。此前与王芳和马小兰在一起,他根本没有考虑此事,也许那
是买卖,自己考虑的只是尽情发泄,根本没想其他。

      「射吧,没事的,射给我。」

      既然如此,达到顶峰的他没有了任何顾忌,开始在对方体内尽情释放自己的激情。

      「啊——好舒服,刘哥,你真有劲。」当刘斌在体内开始发射时,李琳的双手搂得更紧,身体收缩得更厉害,口里更是高声嚷着。她口里说的有劲,不知是
说刘斌的激射有劲,还是指将她几次送到高潮。

      这次刘斌射得特畅快,感觉身体里的骨髓也随之射了出来。射完后,他有种魂游太虚的感觉,彻底放松四趴在李琳身上,直到李琳紧缩的身体完全松弛下来,
才从李琳身上下来。

      一番剧烈运动后,酒劲也消了不少,刘斌头脑有些清醒了,看着侧躺在怀中的李琳,暗道:没想到今晚会与她发生关系,不知她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我借
酒占她便宜?酒看来不是个好东西,喝多了容易让人失控。

      躺在刘斌怀中的李琳,不知刘斌在担心刚才发生的事,气息稍微平稳后,说:「刘哥,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真舒服,虽然我以前有过两个男朋友,但是从来
没有这样舒服过. 和你在一起真的太舒服了。现在我终於知道书上说的飘飘欲仙、魂飞太虚是什么滋味了。」

      刘斌笑着说:「那你说我是行,还是不行?」

      「哥,你这是明知故问,我都来了好几次高潮,最后差点晕过去了,能说你不行吗?你比欧美那些男优都厉害。」李琳娇嗔道。

      「你试过?」刘斌故意调笑地说.

      「谁试过?」李琳瞋了刘斌一眼,接着说:「在碟子上见过. 」

      「你以前的两个男朋友都没有让你达到过这种境界?」

      「没有。第一个稍强一点,但是也只有几分钟,而且他的没你的这么长,达不到最里面,总觉得好像差那么一点,你的每次都顶到我最里面了,让我全身酥
麻麻的,真的有种欲仙欲死的感觉. 」

      「因为这个,你们没来往了?」

      「不是。是他后来身体不好,说我是白虎,克他,便没有来往了。」

      「哦,还有这种说法?那第二个?」

      「第二个外表看上去比较强壮,其实是腊样银枪头,没有哪一次超过五分钟,越往后时间越短,后来慢慢躲着我,就这样散了。」

      刘斌想可能是她男朋友觉得自己不能让她满足,在她面前没有面子,才慢慢疏远的,笑了笑,突然想起刚才剥下对方外衣时,里面空空如也,说:「对了,
刚才你怎么没穿内衣?」

      「你还说,还不是你,我刚准备穿衣服,你就闯进来,吓得我衣服没拿稳,掉在地上弄湿了。」

      「你的内裤好像也湿了,怎么穿上了?」

      李琳羞涩一笑,说:「内裤没掉到地上,但是也是因为你湿的。」

      「哦?」刘斌不解地看着李琳。

      「在酒吧与你跳舞时,你下面老是顶着我。」

      「所以你兴奋了?」

      「哥,我是个正常女人,而你又不令人讨厌,你那里老顶着我摩擦,会不兴奋吗?」

      「你那时有没有想到今晚我们会这样?」

      「没有。虽然和你一起感觉很舒服,但是没有想到会和你这样,而且会这么快。刘哥,你不会认为我太随便了吧?」

      「怎么会?」

      「我今天也不知是怎么的,与你认识才几个小时,就和你上床了。」也许是剧烈运动后,酒精的作用开始消退,李琳开始对自己今天的行为感到有些不可思
议.

      「也许是我们都喝了酒的缘故。」

      「以前我也喝过,有时喝的比今天还多,但是没这样过. 」

      「那是因为我们有缘吧。」刘斌笑着说.

      「也许是吧。今天我见到你感到很亲切,和你在一起感到很舒服。对了,刘哥,今天的事你不要告诉温莉和舒畅,如果让她们知道了肯定会笑话我,说我一
见面就勾引你。特别是温莉,说不定会恨我。」

      「她怎么会恨你?」

      「你不知道温莉很喜欢你?我看她看你的眼神,并不是简单的哥哥妹妹的感情,而且她平时也没有今天这么放的开,也没有表现得像今天这么开心。刘哥,
如果有机会,你好好爱爱她。别看她表面很洒脱、看似很开心,其实内心很苦,
你与她好,并不是破坏她的家庭,而是关心她、帮她、救她,是给她幸福。」

      「你不吃醋?」

      「刘哥,我怎么可能吃她的醋,你又不是我的人,再说你们先认识,就算你是我男朋友,如果能让她真正开心,你与她好也没关系,只要不爱上她就行。」

      「没想到你这么大方,愿意将自己的男人送给别人。」

      「这不是大方,是姐妹情谊. 我们是很好的姐妹,从小到大她一直把我当亲妹妹一样的关心我、照顾我,我希望她开心,更何况现在我们还只是好朋友。」

      李琳「我们还只是好朋友」的这个定义,让刘斌心里踏实了,不用再担心以后对方会与自己纠缠不清,笑着说:「希望我们永远是好朋友。」他不是对李琳
没有好感,而是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不想牵扯太多的感情,先前要马小兰做
情人,只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并不是准备与她结婚。

      「会的。刘哥,只要我没有结婚,你如果想我了,只要一个电话,我一定过来。」

      刘斌搂着李琳在嘴上狠狠亲了一下,笑着说:「如果我天天想你怎么办?」
      「不会的。今天是刘哥喝多了酒,才喜欢我。也许明天就会忘了。」

      李琳的话表面上似是在开玩笑,但是刘斌能感觉到话里的意思,诚挚地说:「小琳,你说这话,就太不了解我刘斌了。虽然我不能给你什么承诺,但是我始
终会把你当好朋友,只要你有需要,我一定会尽力。」

      「那说好了。以后,如果我想刘哥了,会跟你联系,希望到时别说没时间. 」
      「保证不会。你知道我现在是自由人,没有约束,只要小琳妹妹想我,我保证第一时间出现. 」

      「刘哥,我可记下了哦。」李琳俏皮地说.

      刘斌点了点头,说:「对了,小琳,你与同来的舒畅,年纪似乎要比温莉大,怎么还没结婚?」

      「她结过婚,离婚了。她和温莉是同年,只比温莉大几个月。」

      「哦?」刘斌奇怪的不是结过婚,而是看外表舒畅似乎大不少。

      「她原来的老公很小气,疑心重,只要见到舒畅与男人在一起,就会暴跳如雷,上去骂别人,经常弄得舒畅很没面子,渐渐地凡是她认识的男性,包括男同
事和男同学都不敢与她单独见面,后来她实在受不了,就离婚了。」

      「怎么会这样?」刘斌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即使是担心老婆出轨,也不能采用这种极端的态度,这样通常只会将老婆往外推。

      「其实舒畅很传统,结婚后从未与其他男人有过出格的行为,除了和我们姐妹,与其他人玩笑都不开. 你可能不知道,她结婚前,不论是身材、五官,还是
性格、脾气,都是我们姐妹中最好的,也招你们男人喜欢,但是结婚不到两年,
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但脸色不好了,就是身材也不如以前了。」

      「她离婚不久?」

      「快两年了。」

      「两年了还没恢複过来?」

      「现在比离婚时好多了。刚离婚那会,差不多像四十多岁的人。」

      「心灵的创伤往往很难治愈,好在她有你们几个好姐妹。不少人遇上这种事,会从此消沉,抑郁终生。」

      李琳点了点头,说:「好了,刘哥,我不和你说了,我得走了。」说完,从刘斌怀中坐了起来。

      「这么晚了,别走了吧。」

      「刘哥,我也很想留下来陪你,说真的,这么多年来,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次,很希望你再狠狠的爱我一次。但是,如果明天早晨走,别人见到了会说闲话,
万一传到温莉她们耳中,不知道怎么解释。如果刘哥你真的喜欢我,以后会有机
会的。我说了,只要一个电话我就会过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