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开放性世界
从我年轻嫁给我那变态的老公到现在,他就一直引导我进入开放的性世界,他是唯恐我放不开、不够淫荡,所以不断地帮我拍自拍,不停地安排联谊,当然和女婿乱伦也是他所期待会发生的,对此他也经常拿一些岳母和女婿乱伦的文章给我看,我当然知道这是他对我的暗示与渴望我和阿春发生乱伦那种满足他变态欲望的心理。

  当然他对我的要求有一部份我会配合他,例如像拍自拍、找不认识的人联谊等等,这是为了满足他大男人的支配欲和偷窥欲,也表示我对他的爱所付出的牺牲。另外有一部份要求,我会当面回绝他(私下又另当别论),像乱伦、和他熟识的朋友3P联谊,他也暗示我可以交男朋友,甚至可以把男朋友带出来和他一起3P联谊等等。

  从早年被公公诱奸后,我开始产生一些报复性出轨行动,到后来配合老公的一些开放行为之外,我的际遇比老公所期望的开放尺度和淫荡程度其实是超越了许多,像《我的麻将失身日记》、《被公公诱奸》所述。

  这隐瞒超越部份也是一种掳获老公心理的方式,一方面让他觉得我存有保守的尺度并没那么开放,另一方面让他觉得我保有淑女的矜持并有没那么淫荡,我这样有限度的顺从他,表面上他可以保有男性主控的威严,又可以让他持续期待我的更进一步在他面前开放。

  我可以猜到老公来电多半是要亏我,因为平常我们偶尔小别,如果没事很少会电话连络的。我不想让阿春听到我们对话,就对阿春说:「你去洗澡吧!我来回你爸电话。」

  等阿春进入浴室,我拨了电话给老公,口气平淡的说:「你找我有事?」老公说:「没事啊,我想你啰!对了,我刚打电话阿春说你刚进去浴室,怎么这么快就洗好了?是不是为了回我电话,来不及穿衣服就出来了?」就笑着轻声说:「是啊!我现在一丝不挂的坐在客厅讲电话,阿春在旁边看着我,你要不要和他讲讲?」电话那边传来「哈哈」笑声,我说:「你有神经!

  是不是无聊又在看黄色小说,然后又胡思乱想啦?「老公说:「真聪明,一猜就中,我刚看完一篇女婿勾引岳母的文章,看着受不了,现在一只手正在打手枪,要不要我说给你听?」我说:「好了,别闹了,电话里讲这些干嘛?阿春在洗澡,等等他出来听到我们这样对话多不好!我累了一天也准备睡了。」此时阿春穿着运动裤从浴室走出来,在我对面坐下来看电视。我向阿春挤挤眼,阿春也微微笑了笑。

  老公说:「好啦!等他洗好你告诉我,我就不讲了。我想问你,平常我看你和阿春相处得很好,虽然你们讲客家话我听没有,但看得出你们聊得很开心,搞不好有什么秘密。」

  我说:「哪有什么秘密?你不要瞎猜。」

  老公说:「那我给你看了好几篇女婿和岳母的文章,你都没有心动过吗?」很容易被挑逗起性欲的我,此时有些心跳加速,脸也有些发热,小穴也感觉湿漉漉的有些发痒,我夹紧双腿故作平静的对老公说:「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不可能接受的!」

  老公说:「你们今天单独相处,阿春有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吗?」我说:「也没有啦!好了,电话里不讲这些,阿春洗好澡出来了。我明天吃过中饭就回去,下午两点多左右到家,你在家等我,我们明天再说。」老公失望的说:「好吧!有好机会不要放过哦!明天我等着听你好消息。」挂了电话,阿春脸上表情有点狐疑的看看我,我跟他说:「你爸和同事喝了点酒,回家睡不着,就上电脑看一些色情小说和他最近帮我拍的写真相片,看了更睡不着,所以就打电话来和我聊聊天。」

  阿春说:「原来这样,我以为有什么事呢!妈的身材拍性感照一定很迷人,我都很想帮你拍一些留起来作纪念呢!」

  我笑着说:「别开玩笑了!我摆姿势让你拍,万一相片不小心被别人看到那可是要人命的事呢!有机会你就看看我本尊的性感身体吧!」其实经过老公的挑逗,此时我的生理又起了性欲的需求,但身为岳母又不方便主动开口要求他和我做爱,我只好故意试探的问:「你还有没有什么事?如果没事就早点睡觉吧!」

  阿春说:「没事了。你先去睡,我来关灯,晚上有事你就叫我一下。」我有点失望的说:「好!对了,明天张大哥送我的事最好不要告诉玉琴,如果她问你,就说我吃过中饭才坐火车回新竹就好了。张大哥那边我会打招呼。」说好了后,我就起身回到客房,躺在小外孙旁边,我拉了一下睡衣,盖住重要部位。客房在公寓的正中间,是日式装璜,面对客厅有日式拉门,床铺在地板上,头在内,脚朝外。由主卧室到浴室都要经过客房,对房间里可以一览无遗,我虽然穿得很少,因为女儿不在,而且此时我又很想要,所以我就就决定不关房门,看看阿春会不会过来找我。

  因为凡那比台风,室内温度刚好,不用吹冷气也不需要盖东西,我静静地躺着,闭上眼睛,听到阿春关房门的声音。通常不论在宾馆或在家里,激情过后我都很好入睡,不过今天不知怎么样,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想着刚才老公的挑逗和与阿春做爱的情境,又想着明天将要发生的事,不觉地我心跳加快、浑身发热,小穴瘙痒难耐,感觉淫水涓涓往外渗出。

  我抽了两张面纸准备擦拭一下,当我碰到阴部后感到一阵舒麻,我抚摸着小穴,感觉越来越湿、越来越痒,此时我索性把睡衣脱掉,平躺在床上,张开修长的两腿,一只手指伸到小穴里抠弄起来,另一手伸到胸部来回抚弄着两个乳房。

  由於这两年老公越来越不行,加上我在外面交往对象越来越少,所以靠手指满足自己的机会越来越多。我的手指一进一出,熟练地抽插着自己的小穴,动作越来越快,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左右扭动着,嘴里发出「嗯……嗯……」的喘息声。

  当我蜷曲身体坐起来,准备坐着用手用力插穴时,突然……瞥见阿春在微亮的夜灯中靠在客房门边望着我,他仍赤着上身,穿着短裤,他面红耳赤的一只手插在裤裆里,裤裆高高的鼓起一块,他的手显然握着他的老二,但在我的注视下并没有动作。我坐起来后也停止了自慰的动作。

  此情此景还真有些尴尬,我们稍稍沉默了一下,阿春维持原来姿势说:「睡不着,怎么不叫我呢?」

  我往前挪了挪,坐到床边紧邻着他说:「本来是想早点睡,躺在那想到你爸刚刚在电话里挑逗我的话,就不知不觉兴奋起来,所以就……你呢,怎么没睡?

  站在这看了多久?怎么不出声?「

  阿春说:「已经看了一会了。我也是躺在床上想着刚才你穿着睡衣和爸讲电话那撩人的样子,所以睡不着,想起来喝点水,经过这就看到你……因为从没看过女人这样自摸,很好看,我不想惊动你,越看越刺激,就自己打起手枪了。」事情已很明显,两人正处於乾柴烈火的状况,再多说已没什么意义了。我伸手把他的短裤脱下,他硬挺的老二正好在我脸前,我一只手环抱着他的屁股,另一只手轻握他的阴茎,我将嘴往前凑上,轻轻含着他的龟头舔着,然后一进一出的吸吮着,他的两只手我扶着我的头,我的手抚弄着他的睾丸,没一会,他开始「嗯……嗯……」的哼出声来。

  我的嘴紧紧含着他的龟头,将他的龟头深深插到我的喉咙深处,同时用力快速的进进出出套弄着,他嘴里「嗯……嗯……」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我想这样没多久他一定会受不了射在我嘴里。

  此刻我下面的小穴也已经瘙痒得无法忍受,於是停止了动作,将他那又大又硬的老二退出我的嘴,我躺卧到床板上,脚伸在床沿外,双腿分开,对阿春说:

  「来,我下面好痒,来吃我下面。」

  他在我分开的双腿中间跪下,伸出一只手轻轻抚弄着我的阴唇,另一只手捏着我的奶头,他的挑逗让我的心跳急速加快,阴部也瘙痒难耐、淫水直流。此时他那沾了我淫水的湿润手指开始拨弄我的阴蒂,我已饥渴到无法自己,屁股很自然地扭动起来,嘴里也忍不住轻声发出「嗯……嗯……嗯……」的淫声。

  接着他的嘴对准我的小穴趴下身来,嘴巴盖住我的阴户,先是轻轻用舌尖舔着我的阴蒂,我的身体一阵颤抖,接下来他把舌头伸入我的阴道中进进出出的抽顶着,我兴奋得已无法控制,双手抓住他的头用力往下按,我的臀部也跟着节奏扭动起来,嘴里同时发出了兴奋的「唉呦……唉呦……」声。

  他问我:「好不好?感觉好不好?」这时我已快要到达顶点,我用哼的回答他:「嗯~~很好!很好!」他的舌头继续在我的阴道中挑动着,一会我的子宫感到一阵痉挛收缩,我达到了高潮,我挺起阴部也一下一下往上顶着,嘴里发出「哦……哦……哦……」的淫声。

  此时他停了下来,从我两腿之间站起来,硬挺高翘的老二直指着我,他弯下身轻轻拉起我的双手说:「起来吧!」我起来后,他牵着我走到沙发背后,他站到我后面,下体紧贴着我的股沟,两手抓着我的腰对我说:「弯下身,我从后面来。」

  我弯下身,双手扶着沙发背,他的老二在我的洞口来回磨蹭几下,沾了些淫水后,他把粗大的老二送进我的穴里,然后很快地往里直插到了底,把我整个阴道塞得满满的,我感到一阵酸、麻、胀的刺激感,不由地发出「唉呦!」一声。

  他停在那问我:「这样可以吗?会不会插得太深?」我微微颤抖的回答说:

  「不会深,这样很好。」他开始慢慢地一进一出抽插着我又湿又滑、又瘙又痒的穴,每次插入都捅到阴道的最底部,每插一下我都感到阴道又胀、又麻、又痒。

  慢慢地,随着他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我也感到越来越刺激,嘴里不断发出「唉呦~~唉呦~~」的淫叫声。过一会我浑身一阵颤抖,子宫一阵痉挛收缩,我又达到了一次高潮,嘴里再一次发出「哦……哦……」的淫声。

  其实发出「哦……哦……」的淫声就是我达到高潮的声音,他并不知道,也没人知道,这是我个人坚持保有的秘密。阿春听到我淫荡的叫声,更引发了他的兽欲,他快速的不停地用力插着我的穴,同时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我又恢复了「唉呦~~唉呦~~」的淫叫,这时我希望他赶快射出来,因为明天还有事,我可不想今天玩得太累了,但看样子他一下子还出不来,除非……这时我把手伸到后面拍拍他的大腿说:「停一下!停一下!」他停下动作,问我:「怎么了?」

  我说:「你坐到沙发上,我想骑在你上面玩。」他抽出了老二,我的淫水潺潺的由阴道慢慢顺着大腿内侧流下,他在沙发半躺下,我走过去,两腿分开跨在他的上方,我用手抓住他的老二,对准我的阴道口,然后慢慢地蹲坐下去,一直到最深处,这样比刚才他从后面插我时还深,我的阴道感到更胀、更酸、更麻。

  我用力收缩了阴道几下问他:「有没有感觉?」他说:「有!」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用这个姿势,他还没嚐试过我在上面的厉害,我说:「我要开始啰!」他双手握住我的腰际,点了点头。

  我双手抓住他的肩膀,臀部先前后左右的轻轻摇摆着,这时他口里马上发出「啊……啊……」声说:「好刺激!好刺激!」我持续了好一下相同没有太剧烈的动作,然后把他的双手引导到我的胸部,我一面摇着臀部,他一面抓着我的乳房,我告诉他说:「用力一点没关系!」(我喜欢被用力抓!这是半年前我发现自己可能有点被虐待狂的秘密,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有机会再慢慢道来。)他用力抓住我的乳房,在他对我的两个肉球又揉、又压、又拉的刺激下,我已是脸红心跳、呼吸急促。我开始慢慢地前后摆动我的臀部,每往前动一次,我的阴蒂就被重重的压迫一次,我的阴道深处也被重重的挤压一次,他也随着我的动作节奏发出「哦……哦……哦……哦……」的呻吟声,我也发出「唉呦~~唉呦~~」的淫叫声。

  此时那种越来越强烈无法形容的快感,让我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和力量,没一会,他嘴里发出喊叫:「啊……啊……快出来了……我快出来了……」听到他的吟叫声,我感觉子宫和阴道一阵痉挛,便用颤抖的声音叫着:「哦~~我也快出来了……我们一起出来……」

  我使出全身力量猛烈地摇摆着臀部,他嘴里发出叫声:「啊……啊……快出来了……我快出来了……」刹时他嘴里喊道:「啊……啊……出来了……我出来了……」他的下体一阵抖动,一股热泉喷入我的子宫,热腾腾的灌满我的阴道,我的阴道也在一阵痉挛下达到今天又一次的高潮,我的嘴里发出「哦……哦……哦……」的淫声。

  泄出后我没有立即起身,我用双手紧紧抱着他,感到一阵幸福。感到他插在我阴道里面的老二还没软掉,我轻轻摇着臀部故意问他:「还没软哝,还要不要再来?」他紧紧抓着我的臀部说:「拜托~~不要摇了,我的龟头好酸,你太厉害,我不行了!」其实我还真怕他说要呢!

  我说:「那洗澡睡觉吧!明天还有事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