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喷射的画作
有次周末,我们相约到公园游玩,当天天气不错,万里无云,因为我们去的比较早吧,公园里人还不算多,我们提前准备了野餐,有午餐肉,面包,汽水还有香蕉等方便的食物,走了大半圈觉得有点累而且食物又重,决定把食物转移到肚子里,于是找了一处偏僻的靠近河边的草坪,我让她去铺垫子,自己则在一旁表演用瓦片打水漂给她看,她有点半开玩笑的抱怨我偷懒不干事啊,弄得我连忙讨好着剥了根香蕉要去喂她,结果在她张嘴时我又把手缩了回来。

  她一急扑上来就抢啊,就这么一来一回,我顺便跟她开起了香蕉,小笼包还有鲍鱼的玩笑,她也笑嘻嘻的用油条和鸡蛋反击我,却没想到被我抓住话茬。
  「你信不信我下面真的有油条鸡蛋那么大?」

  我一把将雪梅往我怀里搂来,她今天穿着十分清凉,无袖半透的粉色背心能依稀看到胸间B罩的轮廓,胸罩的肩带和背心的吊带互相交叉穿梭,一条齐臀粉蓝牛仔短裤遮盖不了雪白娇嫩的双腿,腰间扎着一件薄薄的白色丝质衬衣,在散步的时候能略微起到遮挡腿下春光之用。

  「你就吹吧,你下面我又不是没看过,你不是说那幅画是真人1比1么,我后来等宿舍没人时,把你的脸放大到真人大小,然后慢慢往下看,把你身上每一寸部位都看过啦,连你下面都看过,嘻嘻~」

  雪梅干脆直接靠上我胸口,两只手环绕抱住我的腹部。

  「哎哟~没想到你这么色啊!?」

  之前的牵手中,搂搂抱抱也很正常,我没当回事的继续开始抚摸起她的长发。
  「哪有啦,是后来把你当成以后能依靠一辈子的老公才看的。」

  雪梅柔声细语的解释道。

  「是在考核我的尺寸是否能满足你吧?」

  我虽然听到这话后有些感动,但我的手可不安分,从抚摸长发改为绕着腋下往雪梅胸前移动,而我的肉棒也正蠢蠢欲动起来。

  「讨厌!把香蕉给我!」

  雪梅突然用力前倾,那环绕我背后的小纤手也跟着伸出来,一把抢过我另一只手中的香蕉。

  「嘻嘻!抢到了!」

  显然雪梅没注意到她身后的变化,沾沾自喜以为我中计了,。

  「哇~原来你这么性急啊!」

  我仍不忘逗她,也不知道谁占谁便宜,用一根香蕉能换到一对嫩乳,简直是空手套白狼啊,就算再搭上一根肉肠也稳赚不亏撒。

  就在雪梅重新靠坐在我怀里时,那担因长期锻炼而极富弹性的臀部果不其然的撞击到了我坚硬的突起,臀肉由于重力和惯性虽十分敏感的想往上挣扎,也于事无补跟着深深的凹陷进去。

  「呀!什么东西扎我。」

  慌乱中,雪梅不自主的伸手往下探去,碰到我下腹的突起后,还握了几秒,突然感觉不对劲,条件反射般的转身弹坐起来,瞠目结舌的盯着我下身看来,手中的香蕉也失控的甩到一边。

  「哎呀,太丢人了!」

  没想到雪梅反应那么大,有些超过我的预期,我不敢再继续暴露,便故作腼腆状的弯腰俯身遮挡住自己的窘态。

  我俩面面相视十数秒不说话,其实我很想就此推到她,但在不确定她的态度之前,我还是不能表现的太鲁莽。

  「其实…也没什么吧,我又不是没见过!」

  雪梅这次反而先开口安慰起我来,也自圆其说般给自己找台阶下。

  「是啊,给女朋友看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觉得也是,赶紧接住话题,同时也放开手直起腰,让下身的突起自然展现给她看到,同时也顺着她话表达我的另一个真实想法。

  「只是被你看过,又被你摸过,而你全身我都没看过,我好亏啊!」

  雪梅一听我这么说,本能的双手交叠在本就没有暴露的胸部。

  「丁勃,你别这么说嘛,弄得我占你便宜似得,我可不想欠你人情。」
  「可我现在那里很难受!你要不帮帮我吧?」

  我有点豁出去的冒出一句试探她的想法,又觉得不妥,再补充了一句:「女朋友都会帮男朋友的。」

  「嗯?难受?是什么意思呢?」

  「哎,你是真不懂还是假的啊?你不是说你上过那种课吗?」

  「你是说你也想要那样吗?想要。。。」

  雪梅瞪大眼睛望着我又补充道:「想要射出精液那样?」

  「是啊,男人一旦下面有感觉了,必须排射出来,不然会伤身的。」

  「可…可是我该怎么做呢?录像里那个都是自动的,没人帮啊。」

  「你试试用手帮我来回的揉揉。」

  「哦?怎么揉?」

  雪梅一边问我,一边趴着靠过来,伸手到我胯下,隔着我的短裤,轻轻的按向我的肉棒,可是手刚碰到裤裆的布料就又急缩了回去。

  「你得先把我裤子解开啊,算了,我自己来吧。」

  雪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我跪站着正准备解开腰带。

  「不要,不要给我看!」

  雪梅大叫着捂住双眼。

  「我不敢看,你别给我看啊!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那…」

  我有点泄气了,这雪梅到底怎么想的,手都伸过来要抓了,又来这一套。
  「那你自己不看的啊,可我想要看看你,这你总能答应了吧,别人男女朋友都做过那种事呢。」

  「我…我知道别人。。。可是,这里大白天,周围会有人经过的,我不敢。」
  雪梅这句话莫非代表着没人的话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也是!」

  我装作思考了一下,点点头。

  「要不这样吧,我有个提议,正好周末学校没课,咱们现在就去画室,如果画室里没人的话,咱们把门一锁,你扮演rose,我做jack,来一场只属于你和我的泰坦尼克记忆,你看怎么样?」

  宾馆开房太贵,而且目的太明显,以雪梅现在这自欺欺人的状态,一定会坚决反对,可是,如果加个艺术的幌子,哎~哈哈!我不禁为我的脑筋和口才在心中暗暗拍手称赞。

  「你是说…要我做你的。。。人体模特?」

  「只有你和我,没有别人。」

  我怕雪梅犹豫,又强调了一遍。

  「可我…我还是不太好意思啊,太丢人了!」

  「这有什么丢人的啊,又不是让你大庭广众之下暴露,只是让你的男朋友,也就是未来的老公看看嘛,而且…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雪梅看来又要变卦啊,这怎么能行,我继续努力给她灌输男朋友和老公的概念。

  「可是,那你这里怎么办?」

  雪梅这时突然转移话题,伸出手指指向我仍未消退的胯下,难道她是默认了?还顾及到我的生理问题,我一听,有戏啊。

  「哦,这里啊!我今天一定要发泄出来的,但我会尊重你,如果你不愿意,我就自己解决,绝不碰你!」

  只要能击溃她最后的防线,现在让我写保证书我也干。

  「那…那好吧!」

  雪梅还是有一丝疑虑的叹了口气答应下来。

  「雪梅!~」

  都说到这份上了,还等什么,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争分夺秒,拉着雪梅连跑带走的往学校赶去,带来的吃的也都是在路上解决的。

  虽然画室一个人都没有,但是在去画室的路上我却意外撞见我的同班同学,他肯定也看到我俩手拉手了,雪梅可能没认出来,而我也没时间跟他周旋,便装作不认识擦肩而过,回头找个时间请他吃饭好了。

  大学的画室其实和中学的教室结构差不多,只是没有黑板,再多层既能透光又能防走光的窗帘而已,我示意雪梅去隔断后面脱衣,自己则检查门缝窗缝等蛛丝马迹,无论是挂在嘴上的还是心理所想的,我都不希望雪梅暴露给其他人看到。
  我边做准备工作,边回头观望雪梅的情况,那个隔断我清楚,只是半透明的纱窗材料遮掩,但雪梅有意的背对着我,我也只能模糊看到她逐渐裸露出来的后背。

  雪梅脱衣的动作好慢,我铅笔都削好了,她还在隔断后面弯腰擦着什么。
  「雪梅,你在干嘛呢?20分钟了呀,要改变主意吗?」

  「哎呀,你不懂,我也想快点好啊。」

  雪梅在隔断那头朝我抱怨道。

  「还不是因为你,我刚脱衣服的时候才发现我内裤都湿了,等我擦干净啊,不然我不出来了。」

  「哦!哦!我不急啊!」

  我艹,雪梅就不会找个别的借口,连这种事也跟我讲,血性方刚的我哪里能忍,嘴上不动声色,肉棒却激动的一柱擎天,顶的我十分难受,我又不敢大张旗鼓,只好隔着外裤抚慰自己。

  良久,雪梅终于出来了,她先跟第一次走进画室一样,探出半个头,露出两只大眼睛,不过这次的眼神里明显透出一丝害羞,我按耐住内心的躁动,和雪梅四目对视,过了片刻,雪梅突然一下蹦跳出来,只见她双手抱胸,将并不算太丰满的双乳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从指缝间能微微露出粉色的乳晕,再往下看,白皙的小腹,竟有一条条浅浅的肌肉线条随着呼吸而忽隐忽现,而出乎我意料的是雪梅的下身仍然套着内裤,是那种很简约的白色棉质三角内裤,内裤边缘伸出几根颜色对比十分强烈的弯曲耻毛,两条浑圆Q弹的大腿微微并拢,锁住了阴部三角地带的空隙,仿佛也锁住了我的呼吸。

  「这…」

  我大脑一片空白,至今也回忆不出当时的反映,只听『嘭』的一声,我那刚削好的铅笔笔芯被我给压断了。

  「哈哈~瞧你~」

  本来有些拘谨不知接下来如何的雪梅噗呲笑出声来,捂住胸部的手刚想本能的去捂嘴,刚抬手就立即收了回来,可两颗小樱桃仍然未能逃过我饥渴的氪金狗眼。

  「啊~嘿嘿,实在不好意思,雪梅你…你太美了。」

  「油嘴滑舌!行啦,嘻嘻,本小姐就收下你的赞美了!」

  「哪有啊!小姐的美还需要人赞吗?我只是照实说话啊!」

  「别贫了~丁勃,那我现在怎么做?」

  「雪梅,你…你那个内裤怎么没有脱掉呢?」

  「唔,我…我不太好意思说。」

  「我知道,一定是我的错,我先承认,你要我怎么补偿都行,只求你不要再对我这么害羞了,我们是情侣哦,有啥不好意思说呢?」

  「那个…好吧,我虽然擦干了,但我下面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流,怕流的到处都是,只好又穿上内裤了。」

  雪梅一直站着朝我的,从这个角度我也分辨不出内裤是否干湿,得做出点合理的改变。

  「哦,没关系的,那就先穿着,我帮你摆一下造型吧,就模仿泰坦尼克上rose那样,我觉得挺美的。」

  我说罢便起身朝雪梅走去。

  「哈哈,你那个帐篷…还支着呢!」

  雪梅傻乐的指着我的隆起,一只乳肉弹露出来,等她发现已经晚了。

  我弯腰一手托腿,一手绕背搂住雪梅的胳膊,轻松的将她抱起往靠墙的台子走去,而雪梅也本能的张开捂住胸部的手改为缠住我的脖颈,两颗乳球脱离地心引力的随着我身体的晃动而来回摩擦。

  那张台子由几张木凳拼着,再由两块大画板固定住,上面垫着一层缓冲的棉被,最外面盖了一层油画布,自然垂下遮挡住凳腿,这张油画布不知道多少人趟过,从来不洗的,我当然嫌脏了,之前做准备工作的时候我就找了几张半开的速写纸重新铺上了。

  「放松~宝贝!」

  我抬腿单膝抵住台子边缘,轻轻将她平放到台面上,待我那先接触纸张的手背捂了一会儿有点温度后才抽出来抓住她紧搂我脖颈的两臂自然摊开,两只嫩乳不受拘束的完美展示在我眼前,我顾不得目光的停留,略微调整下她身体的角度,使得臀部能舒服的斜靠住墙角,再托着她的一条腿微微抬起后轻轻的交叠到另一条腿上,其实这个单腿落膝的造型只要简单掰动几下膝盖就好了,但我为了自己的目的做了这么个不经意的动作,这样的一瞬,从我这个角度就能完全瞥到她内裤的下缘了,果然,即使是较厚的棉质内裤也不够完全吸纳她不断流出的爱液,几滩湿痕蹂躏在一起,颜色越染越深,已泛起略微的透明黄色。

  「好了!不要动哦,我准备开始了。」

  我做出一个双手张开代表造型不要变动的手势,便退回到自己的画架这,雪梅羞涩的点点头,但目光并不回避我。

  这次由于时间关系,我不打算创作超写实风格的油画,就先来一段铅笔素描稿吧,素描的顺序是先从整体轮廓勾起,在测量各部位比例时,我一边举起铅笔,拇指前后滑动估算一个大概尺寸,在画纸上标出刻度线,一边偶尔两手摆出八字造型相交成相框框住镜头内的雪梅虚构一个画面整体的布局。

  只是这个动作看起来有点像在把玩人偶,让雪梅好不自在,眉头微微皱了几下。

  雪梅的脸型很正,属于标准的瓜子脸,两撇弯弯细眉,修长浓密的睫毛,通透有神的眼睛,略带上翘的鼻梁,配以性感的翘嘴,并不像那些特征明显的奇葩模特,让我在刻画脸部时非常吃力,因为稍不留神可能就变成另一个美女,好在我抓住她一个不易察觉又略有代表性的笑容并依靠印象才完成脸部的刻画。
  因为是躺着的造型,能清晰看到雪梅的锁骨,似乎颈部有一些香汗正慢慢分泌出来,在环境光下产生一丝反射,顺着光线的衰减,我的目光来到了雪梅的胸部,虽然雪梅的双乳并不丰硕,但能感受到那种健康的挺拔,尤其其中一只嫩乳侧面呈现在我面前,粉嫩的乳头挣脱乳晕的裙摆,傲然挺立在乳峰之巅。

  我在这里的处理上就轻松了许多,只要能把握好每一根线条的弧度,再局部勾勒准确乳头的轮廓线就能轻松定型,但我对自己下身的处理就非常吃力,最后还是在一手尴尬的自慰,一手艰难的作画下完成的,雪梅看在眼里,也没说什么。
  好在雪梅有剃过腋毛吧,反正这里干净的并不让我为难,接下来我的目光来到雪梅的小腹,虽然有些不够明显的腹肌,但我并不想在我的作品中展示出她阳刚的一面,就两笔勾腰,一笔圈脐带过了,接下来的部位就让我感觉十分别扭了,一半原因是虽然省去很多为了区分浓密乌黑的耻毛层次而做的细节刻画步骤,使得最终呈现的结果并不如人意,而还有一半原因则是自己的心态问题,得不到的才是最迫切希望的,我看过书中对私处意淫的文字描写,我看过图中对私处唯美却不够真切的镜头特写,我看过黄靓的私处,没发育的那种干瘪,我看过焦娇的私处,人工的白虎过于虚假,我也看过小倩姐的私处,虽然自然但并不彻底,我甚至进入过方老师的私处,但和吴老师一样,都已年近40且已生产,而吴老师还留有手术的疤痕,现在,展现在我身前的是一道完美的女人私房菜,但我却被一层泛黄的遮羞布蒙住了双眼,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我的肉棒可以作证。
  虽然别扭,我还是坚持将这层遮羞布画上,只是未加什么细节,也没什么细节可加,我打算就这样先拿给雪梅看看,看看她什么反应。

  「挺好看的,还没加细节吧?」

  「是啊,皮肤的质感还有头发的层次等细节等下我再加,先给你看看感觉怎样。」

  「嘻嘻,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就是…」

  雪梅应该也终于注意到破坏整体气氛的私处了。

  「这个如果没有就好了。」

  「是啊,就是你还挡着,我也不能擅自凭印象去画,要是画丑了多不好。」
  我连忙附和道。

  「那你是想我脱去么?哎~其实…我刚刚本来都已经脱掉了,就是流的东西太难看,哎,我再看看还流不流。」

  雪梅说着伸手隔着布料摸了一下下体。

  「哎呀,好像比刚才还多,全湿透了,怎么办?」

  「脱掉吧,湿就湿了,我不会画上去的。」

  我说这句话时紧张的心脏扑通直跳,不知雪梅能否感应到。

  「哎,好吧!」

  雪梅说着并没起身,而是利用后背支撑抬起屁股将内裤褪了下来,临了还用内裤边角仅存的一点干燥的地方在私处来回擦拭了一遍,才攥起收到身后。
  我尽收了雪梅脱内裤的全过程,在雪梅屁股抬起时,雪梅的私处以一种强烈勾引人犯罪的程度突显在我面前,湿哒哒的耻毛随着内裤剥离的惯性将参杂着的精莹剔透的露珠弹到雪梅的小腹上,那种突然的清凉雪梅肯定是感觉到了,而双腿在微张时透出微弱光线,也能让我模糊的看到雪梅那黝密的耻毛一直延伸到小穴周围,似乎有些深红色的穴口已有些微微张开,还没等我看个真切雪梅已经夹紧了双腿。

  「哎呀,真是羞死了,就这样被你全看光光了,我不服。」

  雪梅发现我痴痴的盯着她私处看,不禁抱怨,但并没伸手去遮挡。

  「丁勃,不公平!你…你也给我脱掉。」

  雪梅没好气的朝我嚷道。

  「我怕你不敢看啊!你不是说你没准备好么?」

  「有什么敢不敢的,早就看过了,还摸过了呢。」

  「你说的啊!」

  我憋了老半天,就等着这句话好让我能名正言顺的摘掉那该死的压得我难受要命的帐篷了。

  「呀!好大!」

  雪梅第一反应是吐出这几个字。

  「这还算小的!」

  我本打算以此为借口让雪梅帮我摸摸大。

  「真的?比我男友的要大很多啊!哎呀!说漏嘴了。」

  不知道雪梅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句,我吓呆了,但我的肉棒好像因此变得更硬了点。

  「你说啥?你男友?还说漏嘴了?」

  「啊哎!不是,我说错了,不是漏嘴,是我舍友的男朋友,我就你一个男友啊。」

  「真的假的?你别欺骗我啊!」

  「真的没骗你啊,我刚刚看到这个,我…我太紧张了,才说错的,我说的是真的,丁勃,你一定要信我。」

  雪梅略带急促的不断解释。

  「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就算你舍友男朋友的,难道也让你见到?」
  我不依不饶道。

  「哎,我还答应为舍友保密的呢,算了,我再不说自己都完了,就告诉你吧。」
  雪梅自言自语了一断。

  「有次我在宿舍午休,我下铺的舍友直接带她男友来我宿舍玩,后来觉得可能我睡得很死,他们就在下铺做那个事了,我本来确实已睡着,但还是被床晃动的声音吵醒,还有舍友的呻吟声,我怕宿舍有强奸犯闯入,不敢声张啊,就悄悄偷看了下下铺,就这样我就看到那根东西,那个男人在扶着那根东西插入我舍友的下面,我也是猜测啊,好,我都交代了,信不信由你吧。」

  雪梅说完似乎松了口气,但能看到有泪珠在她眼眶打转。

  「好好,我信你了,那你没作声?」

  「不敢,当时太紧张了。」

  「你自己身体有没有啥感觉?」

  「我…我当时下面也湿了,你…你太坏了!不跟你说这些了。」

  「没想到啊,你早就见过了,我还以为自己是你第一个看到的男人呢,弄得我现在都有点萎了。」

  其实当时听到雪梅的故事后,肉棒反而更硬,但我不能把我这种内心深处的想法暴露出来,就用手往下按了按肉棒装出萎缩的样子。

  「不会吧?怎么会这样啊?丁勃,你不会有什么心理阴影啊?会不会以后出什么问题啊?」

  雪梅果然单纯的可以。

  「哎,不提那个事了,只要能射出来就好了,射不出来就真会有问题了,搞不好以后会影响生育。」

  「那就好咧,那。。。那你快射吧。」

  「嗯,你不介意吗?」

  「我…我不是你女朋友么,我还没亲眼见过男人射精呢,录像那个不算。」
  「你舍友那个呢?」

  「她啊,他们好像带了安全套,后来还为了封住我的嘴,送给我一打。」
  「你带来没?」

  雪梅说的我好刺激,我不禁自己来回撸起来。

  「我没事带那干嘛啊?」

  「那扔了?」

  「也没,放在我抽屉里了,哎呀,我不跟你说这个了,你快射,射给我看。」
  雪梅看到我的举动也情不自禁的伸手摸向自己的下体。

  「你平时也会自慰吗?」

  我继续和雪梅进行着刺激的对话,虽然以前说过此类话题,但都是说的别人的故事,这次不同,故事的主角换成我俩。

  「哎呀,你怎么问的这么直接啦,我才不要跟你讲呢。」

  「可我好像很难射出来,你得帮帮我。」

  「我?我…该怎么做?」

  「那个,我的意思是…我们能做么?」

  我感觉雪梅既然也看过男女之事,而凭我俩现在的关系和状态,我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不行!」

  没想到雪梅十分冷静果断的给拒绝了。

  「啊,为什么?别人都行,你为什么不行啊?」

  我露出惊奇又沮丧的表情。

  「丁勃,我…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你呢,当我看到舍友和她男朋友做那事,其实…其实我也想要,虽然…可能这对我有些影响,但是。。。我实在过不了自己心理的那一关,小时候,我妈就教育我女人的第一次要留给心爱的丈夫,反正…
  如果咱俩能走到最后,我欠你的这次,我…我一定加倍还给你。「

  「你是对咱俩未来没信心咯?就是信不过我吧?」

  「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只希望你尊重我这唯一的一个请求了!好么?」
  雪梅难得露出非常令人乞怜的表情,让我确实也心软了,我也希望我们的第一次能留下十分美好的回忆,所以不能强迫她。

  「那好吧,你说的以后加倍还我,我等你!」

  「丁勃,你…你真好!」

  「还没完呢,那我现在咋办?被你弄得我忽软忽硬的,真要阳痿了,估计以后你想给我,我也做不了了。」

  「那我…那我用手帮你吧。」

  雪梅这时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我也没料到。

  「啊!好大!好吓人啊!」

  我还在回味上一句话,雪梅就已经起身伸手捉住我的肉棒,不断发出惊叹的口气。

  「你画上明明只有一根小香蕉那么点大的啊,怎么真的像根油条啊。」
  「没开玩笑吧,你再看看这两个,有没有鸡蛋那么大?」

  我说着就自己抬起肉棒,将棒下的两颗巨蛋完整的显露出来。

  「哎呀,你有点过分哦!我以后都不敢吃鸡蛋了,一看到就会想到这个东东。」
  雪梅跟着就想要捏我蛋蛋。

  「哦~,别捏,这个很脆弱的,你捏爆我了真要断子绝孙了。」

  「真对不起,我…我不懂!」

  「还好我眼快啦,算了…我教你吧!」

  我拿出方老师的那招绝学,手把手的教她注意前后幅度和力道,可我天生就不是一个好老师,雪梅仍然十分生疏,没有什么节奏感,只让我龟头上的嫩皮快被自己的包皮磨破了,生痛生痛的,我不知道是该高兴于雪梅的纯洁,还是生气雪梅的笨拙。

  「哎,要不你让我看看你下面,我自己来吧,这你不会再拒绝了吧?」
  我还是有点心虚,怕又受到她的拒绝。

  「下面好丑的,一直在流,好丢脸呢!」

  「怎么会呢,不要太好看,你知道你流的那是什么吗?都是爱液啊!」
  雪梅虽然嘴上害羞,但还是靠墙张开了双腿,我冲动的抬起雪梅的膝盖,摆成了M型,随着私处的光线渐亮,雪梅的小穴也由深红变成嫩红色,稀疏的耻毛只少量分布在大阴唇外侧,而粉嫩的穴瓣随着两腿张开的角度分得越来越开,直到露出鲜红的肉芽,还有那…处女膜!我的肉棒到此已经坚硬到极致了,马眼处也一丝丝的分泌出液体,而此时,雪梅的爱液也正缓缓的从处女膜孔中流淌出来。
  前后也就几十秒,就因为那薄薄的一层处女膜,我的肉棒十分不争气的在我并没怎么揉搓下颤抖的缴枪了,一沽一沽的浓精直接射到了雪梅的脸上,胸口和耻毛里,只差几厘米就能射到小穴口了,没想到与雪梅的第一次射精是这样的结局。

  「呀!丁勃,你射了哎!射了好多哦!」

  雪梅看到我的发射,不禁惊叹道。

  「丁勃!你好棒!」

  虽然我好像也太快了点,正觉得有点丢脸,肉棒也在不断萎缩,但雪梅的这句鼓励又让我重拾信心,肉棒又有了一点微微抬起的迹象。

  之后的作画过程并不轻松,仅仅一处耻毛的特写就让我又喷泄了两次后才终于完成,期间我要求过雪梅帮我口交,雪梅还是拒绝了,只答应一切都在婚后为我所为,不过,我故意在画中雪梅的嫩乳和肚脐周围描上几滩精液,看的雪梅气喘连连,但并没有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