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房东的凌辱】作者:pizza853

  又一次被干了。

  少霞闭上眼,脑里一片空白,裸露着娇躯躺在春辉的床上喘息着,嫣红的俏脸上滴着汗珠,午后的日光洒在雪白?软的躯体上,张开的双腿之间流出白浊的精液。

  刚才与春辉激烈的交合后,少霞还未回过神来,春辉己光脱脱的摇着软鸡巴走去洗手间.

  好一会,少霞微张开眼睛,白色的天花板,发黄的墙壁,是熟识的地方,却不是自己的房间. 墙壁的另一边,原是她和呀非的小天地。最初打算搬到这里后,二人可以有多些私人空间,过二人世界,现在…这算是三人世界吗?

  只要是想到呀非,少霞心中有点忐忑不安,因为她真的很爱呀非。

  和春辉发生了这么多次,虽然每次也好像被迫,但日子久了,身体和心情……是无奈地接受还是习惯了?

  胡思乱想好一会,眼睛四处游动,突然在墙壁上好像有点东西闪动。

  定晴一看,原来是木板墙壁中有个小小的空隙,位置比较高,应该可以看到自己的房间,刚才一闪而过的是人影吗?有人在对面的房间吗?难度……是呀非?他不是刚出外吗?

  少霞心中一惊,立即醒了,穿上衣服打开门,郤见到春辉正准备进来。
  和春辉抖缠了好一会才脱身,少霞站在房门前,伸手握着门把,忽然犹疑起来「呀非刚才在房中?他有发现到什么吗?」

  鼓起勇气,把门一推。望向书桌,望向床上,呀非正在呼呼大睡。

  少霞松了一口气。

  刚才在木板间隙中闪过的是什么呢?呀非会从这里偷看春辉和自己吗?少霞很担心呀非知道她和春辉的事。

  「同样地,春辉会透过这间隙偷看呀非和自己吗?」少霞心中有点慌乱.
  少霞想了一会,决定测试一下。过两天,呀非不在房,便靠近墙一看,噢!原来

  真的可以从从自己的房间偷看到春辉的床,即是呀非可能看过自己和春辉的事呀。

  过几天,趁呀非在房中上网,春辉入了洗手间,少霞偷偷的进入了春辉的房间. 想从这一边看过去。会看得清楚自己和呀非的房中的情况吗?

  间隙的位置比较高,少霞搬了张小椅子在墙边站上去,伸直脚,微弯着腰,手按着墙,眼睛靠近间隙望过去。

  才看了一眼,突然屁股感到有点异样,回头一看,大吃一惊.

  春辉笑淫淫的站在身后,一手抱着少霞的纤腰,一手抚摸着她的圆润的屁股说「哎呀

  ,少霞妹,今天这么心急,翘起屁股等我啦。「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少霞想拉开他的手,但气力不够,阻止不了春辉的进袭「呀…不…不要…不要摸这里. 」

  春辉可没有理会她的反对,抱腰的手向上探索,伸入少霞的上衣中,把乳罩推起,在她娇嫩的乳房上搓揉着。

  另外抚摸着屁股的手向下走,伸入少霞的内裤中,玩弄着圆浑的屁股,手指经股隙向前摸索,在嫩穴前轻轻地游走,轻揉着小嫩芽。上下其手,不亦乐乎。
  「春辉不要…啊…」少霞压低声音道「不…呀非会发现…啊…不…停呀…」敏感点被玩弄着,少霞可受不了,不一会身子软了下来,站不?,在小椅子上掉下来,倚在春辉身上。

  这正好方便了春辉,掏出了发硬的大鸡巴,拨开她的小内裤,一把插入她湿湿的小嫩穴中,把她压向墙上。

  「噢…啊…唔唔…」少霞咬着下唇想忍着声音。

  「少霞妹,难得今天你主动找我,是不是挂念我的大鸡巴呀?」春辉一边说,一边加快抽插的速度。

  少霞娇喘连连,回不了口,摇着头抗议,垂下来的秀发随着每一下抽动而摇曳,春辉玩得十分爽。

  紧緻的小穴包着大肉棒,在身体内出出入入,敏感的少霞可受不了,淫水从小穴不停流出,沿着大腿流下来。

  「不…不要…啊…很舒服…啊啊…」少霞给插得已经忘了天地,趬起的屁股不时主动地向后摇动,配合着春辉的每一下抽插,令他的鸡巴更深深的进入小穴中。少霞双腿打开站在墙边,手按着墙弯着腰,垂下来的一双完美的乳房随着春辉抽动的节奏而晃动,像勾引着春辉. 春辉时而把大乳房拿在掌中搓揉,轻轻地捏着在粉红色渐硬的乳尖。

  春辉看着少霞渐红发热的俏脸,淫笑起来,想不到今天少霞竟然会自动送上门.

  好一会,随着春辉的激烈的抽插,少霞的身体越来越热,香汗粘着秀发贴在她的俏脸上流下来,少霞渐渐登上高潮,身子一紧,便泄了,春辉也忍不住,狠狠的把鸡巴一挺,浓浓的精液射进青春的少女肉体的深处。

  在喘息中,少霞倚着墙仰起头,见到墙上的间隙,嫣然醒起今次偷来到春辉房间的目的,想到在隔壁的呀非,不知他现在是否会偷看这里发现自己。

  但她的身高看不到间隙,今次任务完不了,郤给春辉偷干掉了。

  又过好几天,少霞依然想记挂着间隙的问题,但她受了上次的教训,知道太贴近墙看不到什么,可能远一点比较好。

  「唔…距离大约是在春辉旳床上比较好…」

  隔了两天,春辉乘机把玩着少霞,在大厅中拉着少霞要亲她。

  「不…不要再弄我…呀非在房中…」少霞低声挣扎着,想推开春辉的手。
  「怕什么,你细声点,他不会知道啦。」春辉哄着少霞。

  少霞还想说什么,想起他房中的间隙,想再试一下。

  「呀非会偷看吗?」疑问在少霞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好吧…入房玩吧…」少霞红着俏脸道,心中虽然不太愿意,但她更想知道呀非是否会已经知道她们的事,便大胆地要求去春辉的睡房,她心中暗叫自己小心点,不要真的给春辉那个那个。

  春辉有点惊讶,外表清纯的少霞平时不会要求什么,都是自己强来,少霞才会配合他,今天的情况刚好相反,便笑嘻嘻道:「哈,少霞妹,挂念我的大鸡巴吧?喜欢在床上给我干吧?呵呵呵…」

  说毕,伸手在少霞身上乱摸。

  「不…啊…不要…等…等一下…入房才玩吧…啊啊…」

  「不要怕羞了,我刚看过,呀非已经睡了我才找你。不要怕,在这里玩吧…呵呵…」说着笑着,春辉的手已经攀上的少霞双乳,粗糙的手指在蹂躏挤压她的乳峰,少霞可受不了。

  「啊…啊…不…不…」少霞尽力抵抗着,但敌不过春辉,只好尝试用别的方法「入房……啊……玩一点特别的……啊啊……好……好吗?」

  春辉听罢大喜,连拖带拉抱着她入房内,狠狠的抛到床上。

  在少霞还有点头昏脑胀时,急色的春辉已经把她反压在床上,把她的内裤和短裤一拼都拉下来,抛到一旁,挺着大鸡巴对着小穴一挺而入,动作一气呵成,经验老到。

  「啊…呀…等…等一下…啊啊…」给春辉抱着她的纤腰,从后狂抽猛插,不消一刻,少霞已经淫水连连,娇喘不己,仰起头,想看看呀非会否在间隙中偷看,才发现方向不对,间隙在后面的墙上。

  「啊啊…啊…慢…慢点…啊…人家受不了…啊…转…转…啊啊…」少霞想叫他转个方向,向着另一边墙,自己才可以看到那间隙,但太迟了,才说了半句话,但已经再说不出了。

  「想转…唔…你这小淫娃,原来喜欢这样弄。」春辉脑中只有色色,以为少霞要求弄点特别的动作,把鸡巴一挺到底,然后一时顺时针方向转扭动下身,一时逆时针方向转扭动下身,在她的嫩穴中绞动着。

  「啊…唔…唔」少霞像小狗般跪在床上,趬起着坚挺的屁股迎接着春辉的大肉棒,手指紧紧的抓着床单,想忍耐着不发出声音,以免给呀非发觉,但始终忍不了口。

  「唔…唔…不…不是这样…唔…不…停…停…啊…啊…」少霞想叫停春辉,但他那会听从。

  「少霞妹,舒服吗?呵呵呵…」春辉的腰力也不什么,玩了好一会,速度慢了下来。

  「唔…唔唔…」少霞咬着唇不回答。

  春辉自讨没趣,把少霞推倒扒在床上,压着她狠力地抽插,少霞的嫩穴中流出了不少淫水。

  好一会,少霞己经给弄得说不出话来,淫水连连,高潮不断,小腹不由得抽搐起来,春辉乘机把精液射入少霞抽搐中的小穴里.

  高潮过后,少霞还挺着屁股伏在床上,不停喘气,汗水潸潸流下,浊白的精液从小穴中慢慢渗出来。休息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望向墙上,若有所思。
  又过了两天,春辉又对少霞毛手毛脚,抱着她的纤腰亲上了她软软的香唇,舌头在她的小嘴内打滚,卷着她的舌尖吸吮,少霞差点喘不过气来。

  春辉打算拉她去洗手间玩弄一番,少霞反抗了好一会,知道反正躲不了,便轻轻按着他的胸口,红着脸害羞地说:「入房……才玩吧……」

  「呵呵…你喜欢在我房玩,呵呵呵,今次想玩什么把戏?」春辉笑着说.
  「细声点,呀非还在房内…」少霞红了脸,不知如何回答。

  「怕什么,叫他一起来玩玩吧。」春辉作势要去呀非的房间.

  「不…不要…」少霞着急地拉着他。

  「那你告诉我今天怎样玩?」春辉淫笑了。

  「那…那个…蒙着眼绑起来…吧…」少霞的脸红得像火烧,低头细声道。以前和呀非也有玩过,今次她心中打算蒙起春辉的眼绑着他,再慢慢观察呀非有否偷看。

  「唉呀…你原来喜欢这种玩法…」春辉听毕,鸡巴高昂,笑呵呵地半推半拉,把她带入睡房。

  才关上门,春辉急不及待的搂着少霞,伸手入她的上衣里,在柔滑细嫩的肌肤上游来游去,并把她的胸罩推起,在嫩滑的乳房上搓揉。

  敏感的少霞可受不了,在春辉怀中娇喘道「不要…好痒…不…好痒…不呀…啊…」

  春辉可不说什么了,抱着她一起倒在床上,压着她并把她的上衣推起,半脱不脱,上衣反转罩在她的头上和套着大部份手臂,并且把反起来的上衣下摆扎了起来,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布袋套在少霞头上。

  半裸的少霞大惊,露出雪白柔滑的上半身和丰盈的乳房,给压在床上,上衣脱不了也穿不上,狼狈非常。只余下双腿在床上乱挣,但无济於事,只能透过薄薄的上衣,矇矓地看到周围环境。

  春辉可不是什么温柔的男人,粗手从少霞的裤头伸入,直捣幼嫩的小穴,不消一会,小穴已经淫水泛滥,把芳草都都弄湿了。

  「呀…不…不要…啊…啊…不要…啊…」少霞还想说什么,但兵败如山倒,小穴被攻陷,扭着腰娇喘起来,失去了反抗的气力。

  见到少霞不再反抗,春辉可不客气,一下子脱下她的裤子,托起她的双腿托到肩上,把大鸡巴直插入她的小穴里横冲直撞。

  「轻…轻…一点…啊…啊…人家…受不了…啊…慢一点…」少霞娇滴滴的声音呻吟着。

  「喜欢这样给我干吧。哈…」春辉看着蒙起头的少霞,变态色心大盛,抱着少霞,粗腰上上下下不停摇动。

  「唔…啊…啊…」少霞可不回答他。

  从少霞高举起来的手臂下,见到有少许毛毛的腋窝,春辉心中一动,先把她的腿放下来,然后低下头,伸出舌头去舔那神秘的腋窝.

  「啊…不…不…啊…不要…啊…啊…」少霞近乎哭泣的喘息,腰肢扭动得更利害,她的腋窝可从来没给人玩过,真的可受不了。想躲开,但头和手都给罩着,逃也逃不了。

  看到她挣扎中的娇躯,春辉更卖力的一边舔弄着,一边狠狠地抽插着,终於少霞也忍不住,小腹抽搐了好几下,在春辉的舔弄中上了高潮。

  高潮过后,春辉把她的双腿放下。

  「………」在喘息中,房中好像有低声的对话声,但她已听不清楚了。
  然后,头上的套还未除下来,双腿又给托了起来,小穴又给抽干了。但感觉好像不一样。

  在头套里看不清楚,矇矓的人影,好像和春辉不一样,反而像呀非。

  一下一下的抽干,动作没有先前的粗鲁,好像……比较温柔一些。鸡巴的感觉也好像没有先前的粗大,也没有刚才的深。

  「是呀非吗?」少霞这想法一闪而逝,但她想不这样想。

  「他是春辉他是春辉……」少霞对自己不停地对自已说.

  「啊……唔唔……春辉兄……好舒服……啊……大力点……啊……」给抽插了好一会,她的娇躯又开始发热,小穴淫水也渐多。突后,在毫无先兆下,大鸡巴在小穴中射出了精液,男人伏在她身上喘息了一会才站起来。

  「喜欢这样蒙面玩吗?」春辉淫笑的声音在少霞的耳边向起,并顶着的大肚腩,抱起少霞坐到自己身上抽动着。少霞看不清环境,只好抱着他以免倒下,但这样更令她们的身体更紧密地连接着。

  春辉再抽插了一会,才把她的上衣除下来,然后捧起她的俏脸吻起来。少霞无力招架,无从反抗,春辉的舌头在她的小嘴中乱闯,时而卷起她的舌尖,时而在皓齿之间游动,少霞娇喘不已,吻了好一会,春辉才把她放下来,再抽狠狠的插几下,把浓浓的精液射入少霞小穴中。

  喘息中的少霞露出泛红的俏脸,高潮后无力地躺在床上,看着墙上的间隙,好像有光线移动,不管刚才的是否呀非,不管呀非是否已经发现,但春辉越来越变态的举动,令她已无力再去追查了。

  晚上,少霞忧忧地对呀非说「非,春辉兄老是对我毛手毛脚,我想要搬家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