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二)作者:QM1255

               (二)心声

  我走出卫生间,所有人都对我投出关切的目光,当然,除了秦语. 我看见她偷偷地笑着,这一刻,我发现,我爱上她了。

  「没事吧?」妈妈问道。

  「没事……没事……」我支支吾吾地应付着。

  「正好,我也去下洗手间. 」秦语一边说,一边站起来。

  『不好,千万不能让她进去!』我心里想。要知道虽然我已经将洗手间里刚才撸管的痕迹清理乾净了,但是那里现在仍然有一股浓浓的男性精液的腥臭味。
  「等一下……」想到这里,我急忙拉住秦语的胳膊道。

  由於秦语正在起身,我的手一下从她白润纤细的胳膊上滑脱,落在了她的手上。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这可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牵除了自己亲人以外的异性的手啊!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怎么了?」秦语问道。

  「嗯……我……呃……这个……我怕……待会肚子还会不舒服……所以……
  你先别去……可以吗?「我低下头,编出个拙劣的理由。

  「好好好,」秦语并没有再坚持,坐了下来:「你还OK吧?」

  「我?我……没……哦……嗯……还行吧!」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时我却发现我的手仍然放在她的手上,急忙像触电般把手缩回。

  这顿饭吃得我是魂不守舍。为什么秦语发现我偷窥以后没有再做些什么,反而还激凸了?为什么刚才她一定要去洗手间?这些疑问搅扰着我,让我心里的那块石头始终不能落地。

  正当这顿饭进行到尾声的时候,秦语的举动再一次让我疑惑不已,「爸爸妈妈、伯父伯母,马上我们有个同学聚会,我和小钱要去参加,就先不回去了,等结束了我们就回去好吗?」秦语说道。

  「同学聚会」?我怎么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秦语编出来的?她是要找我算刚才偷窥的账吗?我的大脑飞速运转,却始终得不到答案。

  我还没来得及问秦语,伯父伯母就说:「可以啊!」我的话也硬生生地被吞了回去。

  『我的亲爱的爸爸妈妈啊,千万别让你儿子去啊!』我心里这样想着。
  「老秦都说了,我们还有什么意见呢!」爸爸笑着说.

  当爸爸的话说出口,我的心里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担忧. 虽然我和爸爸的关系就像哥们一样,无话不谈,但妈妈以前从来是不会让我参加这样的活动的,今天怎么……不过,马上到底要干什么成为了我心头的疑虑.

  『管它呢,她一个女生又不会把我怎样,将计就计算了!』我心一横,乾脆就破罐子破摔吧!

  「好啊好啊,正好也想看看同学们呢!」我嘴上应付着,一边观察着秦语的表情。秦语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这可能就预示着同学聚会是假了,可她到底要做什么呢?

  「那我们先走了。」说罢,秦语起身要走。

  『这么心急,搞什么鬼呀?』我心里想着,身子却仍坐在椅子上。

  「那你们注意安全啊,玩得开心点. 」妈妈终於发话了。

  「你还坐在那里干什么?走啦走啦!」秦语见我仍坐如泰山,便走了过来,趁我还没反应过来,一把将我拉了起来。果然就是秦语,劲还是那么大。

  这次,虽然她仍然握着我的手,我却没有了刚才的脸红,但我仍然感受到来自她那只玉手的舒服触感,令我陶醉其中,以至於出门的时候一下撞在了门上。
  「哎呀,你看不看路啊,你在想些什么啊?」这次轮到秦语来训斥我了。
  我摆摆手,做出「没事」的意思,趁机把我的另一只手从她的掌中抽出来,不然马上一路上还不知要撞多少个电线桿呢!

  出了饭店门,正值晌午,六月的阳光肆虐地撒在地上,刺得我有些睁不开眼睛。秦语从包里拿出遮阳伞,撑开,有些嫌弃地看着我说:「钱明,你是不是个男人啊?」坏了,看来是要找我算账了,我茫然地低下头,等待暴风雨的来临.
  「瞧把你紧张的,我什么意思你都没听出来吗?哪有女生给男生打伞的?拿着!」秦语一副威严的架势。

  我一听是要我帮她打伞,心里的紧张全都放下了,赶忙接过她手中的伞。
  「这还差不多。」秦语笑着说.

  我们就这样说说笑笑的走了一段路,走到一条四岔路口的时候,秦语停了下来,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秦语拉着我上了车,「师傅,我们去……」秦语用她那纯澈而威严的声音说. 陌生的地名,我们要去哪里呢?我觉得是时候来好好问问我身旁的这个魔鬼了。

  「语姐,我们到底去哪里啊?」

  「去了你不就知道了?」

  「这么跟你说吧,同学聚会……是不是无中生有的事?」我直截了当问道。
  秦语听了我的问题也是一惊,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我们俩是不是同学?」

  「是啊!」

  「那我们俩聚会不就是同学聚会咯?」秦语用谐谑的口气跟我说.

  从车前的后视镜里,我看到司机师傅在偷偷地笑,我也莫名地笑了一下。再看秦语,脸上弥漫着骄傲的神情,果然是骗人的。但这只是一部份,她到底要干嘛?但当我再问她的时候,她却什么都不肯再说了。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我们下了车,我抬头看了一看,是一家咖啡馆,很精緻的那种,不大。由於是中午,里面并没有几个人。

  我们就这样走了进去,「先生、小姐,两位是吗?这边请。」服务员训练有素地向我们说.

  「等一下,」秦语叫住了服务员:「有没有比较安静的地方?我和这位『先生』要谈事情。」秦语特地突出了「先生」这两个字,边说边笑,估计是刚才服务员对我们的称谓引起了她的兴趣。

  「有的,两位这边请。」服务员引导我们来到一个角落里. 这个地方确实很安静,虽然是临窗的座位,但是因为离大门和吧台比较远,所以不会有人到这个地方来。

  待我们落座后,服务员职业地问我们需要什么,「不加糖苦咖啡,谢谢. 」
  秦语说. 「和她一样,谢谢. 」在咖啡的选择上,我倒是和她有相同的癖好。

  「两位请稍等。」服务员正准备离开,秦语叫住了她,说:「给这位先生换成重糖卡布奇诺吧!」

  「好,没问题. 」没等我反应过来,服务员就离开了。

  「诶,不是,你什么意思啊?你把我领到这里来,又换我的咖啡,说,你什么意思?」

  「马上你就知道咯!」秦语的表情和语气让我猜不透。

  不一会,咖啡就上来了,我虽然很爱喝苦咖啡,但对这种甜品并不排斥,所以我也还是勉强接受了。

  而现在,一个女生,一个美丽的女生就坐在我的对面,阳光透过窗子,撒在她的身体上,刚才的汗已经乾了大半。学过钢琴的她手指是那么的修长,她的脸在阳光的映衬下是那么的美丽,还残存的香汗使她的衣服仍然贴在那令所有男性心驰神往的双峰上。而现在我再次偷偷地仔细观察,发现她的胸围保守估计是在B和C之间.

  『这样一个尤物,这么多年,原来就在眼前。』我心里也是一阵暗爽。
  秦语这个时候也发现了我癡汉一样的表情,有些嗔怪地看着我:「讨厌,今天老看我干嘛?」

  第一次听到秦语说这么嗲的话,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呃……那还不是因为今天……语姐……太美了嘛!」从刘克那里学会的夸女生方法没想到在这里投入了实战。

  「去……没大没小的。」秦语嘴上这么说,脸却变得通红. 她低下头,拿出手机按了几下,「叮铃……」我的手机铃声响了一下。原来,刚才秦语是在给我发短信。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在洗手间里干什么. 」短信这么写道。

  我突然看到了一点希望,於是故意问她:「这么近还发什么短信啊,说出来不就行了?」秦语听了我的话,脸更红了,头也更低了。

  我意识到这个时候不能心急,於是赶忙岔开话题:「语姐,你现在这个艺术造型是……」

  秦语见我没有继续问,心情也平静了许多,但说话还是有些支吾:「哦……
  嗯……那个……发型……想换一个……没想到还不错……眼镜戴着太碍事了……

  所以就做了个手术……现在好多了……毕竟……「秦语又是脸一红,没继续说.

  这倒勾起了我的兴趣:「毕竟?毕竟什么啊?」

  秦语搪塞了一阵,最后用几乎只有她自己听见的声音说:「毕竟……有……
  心上人……了嘛!「

  「心上人」?!哇靠,那老子不是白忙活了。我心里是又气又恼,不过她又没说是谁,我仍抱有一丝幻想。

  「语姐,你的心上人,我认识吗?」我试探地问道。

  「认识啊!就是我们班的,也在Z大哟!」秦语调皮地回答。

  听到秦语这番话,我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要知道我们班能上Z大的只有我和秦语两个人!不行,现在还不能太兴奋,我要她亲口说出来。

  「也是Z大?」我假装不知道的样子:「既然不是我……」这时我偷瞄了她一眼,果然,她正在捂着嘴偷笑,我继续说:「那就是小文了。」

  「他?怎么可能!」

  我又故意随便说了几个名字,当然都不是。

  「哎呀,猜不到猜不到,不猜了。」我装作很不耐烦的样子道。

  「噗嗤——」秦语这次没忍住,一下笑了出来。我装作没看见,呷了一口咖啡,梳理刚才发生的事。可接下来怎么办呢?我脑子里闪过数个可能的方案,不过都被我否决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拿下,不过现在时机还未到。

  秦语看我在发呆,用手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我被她吓了一跳,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她也和我开起了玩笑。我们就这样聊着天,说着、笑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眼看天色渐晚,太阳也收起白天的狂躁,变得温和许多。
  「咱们也别在这里待了,换个地方?」秦语说.

  「那你说,去哪里?」

  「嗯,你定吧!我不太清楚。」

  「那我们去看场电影吧!据说最近新上了一部片子还不错. 」我提议道。
  「好啊好啊,我也正想去呢!」秦语愉快地答应了。

  听到她肯定的回答,我心里又是一阵欣喜,起身付了账,带着她走进了附近的一家电影院,此时电影院里人并不多,於是我们顺利地买到了中间座位的票。
  走进去,才发现其实根本没有多少人,加上我们估计也不到二十个人,而且很多都是小情侣,坐在后排。

  随着短暂的喧闹,影院的灯灭了,电影开始了。其实这部片子我早就和同学来看过,所以对剧情十分熟悉,而且我本来就对电影院的密闭环境十分不适,倒是身旁的秦语看得很入迷的样子。正好,我也趁这个机会再好好过一把眼瘾. 藉着昏暗的光,我贪婪地看着秦语,恨不得在她那精緻的脸上咬上一口。到了剧情紧张的时候,她还会咬着自己的朱唇,那样子,别提有多么性感诱人了。

  电影大概放了有半个多小时,我们后面传来了一阵阵异样的「啧啾」声,而且还伴有重重的喘息声。虽然我猜到那是某对耐不住寂寞的小情侣正在热吻,但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现实生活中还是第一次,於是我的小弟弟不听话地站了起来,我只得侧过去一点,以防我身旁的那位看到草原上的帐篷。

  估计是受到了彼此之间的影响,我们身后男女的热吻声此起彼伏。又过了一会,我听到身后传来了「嗯……嗯……」的声音,我偷瞄了一眼,发现离我们最近的一对男女,女的已经爬到了男的身上,坐在他的腿上。

  『还真是耐不住寂寞啊!』我心里这样想,裤裆里的小弟弟却翘得老高,我只能翘起二郎腿来掩饰。

  而身后那对情侣越来越大胆,声音也越来越大,以至於我都能清晰地听到:「嗯……啊……嗯嗯……啊……老……老公……好……好棒啊……嗯……嗯……
  真……你真坏……快……狠……狠狠地……地插……干……啊啊啊……嗯嗯……

  快……干死我……嗯嗯嗯……啊……要……要去了……啊啊……再……再快……

  我快要到了……啊啊啊啊啊……「

  男生此时一声低吼,想必和女生一起爬到了巫山之巅.

  有了这一对做「模范代表」,身后的小情侣们似乎被点燃了一般,一时间,
  激吻的声音、女人娇喘的声音、男人低吼的声音、搅动春水的声音、交合的身体
  撞击声音,还有那些淫秽的话语在我们身后轮番轰炸着。如果此时打开电影院的灯,你会看到一幅奇怪的场景:电影院中间坐着一对学生,而他们的身后正上演着一幕幕活春宫……

  此时,我强压住心中的那股火焰,转头看向秦语. 虽然灯光十分昏暗,但我仍然可以看到她那已经红透了的脸,她的皓齿紧紧地咬着她的嘴唇,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密密的汗珠。

  而此时,我突然发现,她那件衬衫的扣子不知何时被解开,从我的这个角度看去,那粉红色的乳罩已经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中,如果她微微的侧一下身,那美丽的沟壑也是尽收眼底……

  就这样,伴随着身后「美丽」的背景音乐,电影结束了。

  和秦语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刚才的那些小情侣们个个脸都红扑扑的,衣服也不是那么的整齐了……秦语并没有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快步冲了出去。

  我一路小跑跟了上去,「语姐,电影怎么样?还不错吧?」我故意问道。
  秦语听了,脸一红,说:「你明明知道还问我,真是的……」

  她的话什么意思,我一听就听出来了,却仍当作没听懂的样子:「我?我怎么知道?我觉得还不错啊!」

  「你再这样信不信我打你?」秦语扬了一扬她的拳头.

  从小到大,我基本怕的东西很少,但秦语算是一个。她不仅学习好,会弹钢琴,还是跆拳道黑带,我嚐过她拳头和腿的厉害,从那以后我就没敢惹过她。看她这样,我也只好作罢.

  不知不觉,就这样,我们走到了家的楼下。

  这个时候,我觉得冥冥之中有个声音跟我说:『钱明,机会来了!你不是喜欢她么?就是现在!』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叫住了秦语,脑子里飞快地盘算好了整个「计划」。嗯,就是这样了,成败在此一举!

  「哎,语姐,你今天白天不是说你有心上人了么?这么多年的朋友了,透露一下呗!」

  「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秦语嘴角划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哦?那……」我咬了一下嘴唇:「你想知道我的心上人是谁吗?」

  「哎呦,你小子都有心上人了?说来听听。」隐约地,她的话里有种微妙的情感。

  我见她上钩了,於是故作神秘地跟她说:「来,凑近点,别让人听见。」
  她讪讪地笑了一下,十分听话地凑了上来,她那幽幽的体香已经直逼我的鼻孔,我强迫自己保持清醒。就在这时,我一咬牙,从后面抱住秦语的头,看准位置,将我的嘴强行和她的嘴贴合在一起。

  我开始学着以前看到过的样子,用舌头撬开她的朱唇……秦语被我突然的袭击吓到了,不过她很快反应了过来。正当我准备再深入与她的舌头搅动的时候,她一把将我推了出去。

  「钱明,你……你……你想干什么?」秦语有些生气地看着我,一边摸着刚才被我突袭过的嘴,一边说.

  「语姐,」我咽了一下口水:「我……我……我喜欢你……对不起……」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秦语小声嘀咕了一句,却被我听得分明。

  「这可是人家的初吻诶,以后我怎么向……向他交代啊?」秦语有些委屈地说.

  「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他是谁?」我笑了一笑。

  秦语听了,头一低,泯了泯嘴唇,小声地说:「说你猜不到就猜不到……」
  我们就这样沉默了一会。

  又是秦语打破了尴尬的局面:「算了算了,亲都亲过了,我认了。」

  我低头不语,心里却乐开了花,有戏!

  「过来过来。」秦语主动招呼我走近一点.

  我没动。

  「啊呀,让你过来你就过来,」秦语生拉硬拽地把我拉了过去:「我看看刚才推你那一下有没有受伤,那么麻烦。」

  我慢慢地抬起头,静静地注视着她,秦语不好意思地笑了。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笑,让我心里边痒痒的。

  「抱着我。」秦语用命令式的语气跟我说.

  送到手边的机会我怎么能不抓住呢?一听这话,我张开双臂,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 秦语被我突如其来的猛烈动作吓了一跳,嗔怪道:「你会不会抱人啊?
  搞那么紧. 「说着,将手从我的身体里抽出,轻轻地搭在了我的腰上。
  「钱明,你知道么?这么多年了,这一刻只在我梦里出现过. 」

  我听到这话,鼻尖不禁有些酸酸的。

  「初中的时候,我就梦想这辈子能和你在一起,所以我想方设法引起你的注意,拼命学习,考过你,这样,你就能看到我了……」

  我没有想到,原来同学们心中的「女汉子」也有如此柔软的一面,而她这么做仅仅是为了……想到这里,我感觉到眼角流淌出了晶莹的液体.

  「钱明,让我好好看看你。」

  我把头缩回来,看着她,看着她如水的眼眸……秦语伸出她那美丽的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抚摸着,轻轻地游走,最后放在了我的脑后……渐渐地,她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慢慢地,我们的嘴唇贴合在了一起。

  她那调皮的舌头在我的唇齿间灵活地游走,我紧紧地抱着她,拙劣地回应着她的热情。我们的舌头在彼此的唇齿间笨拙地搅动着,我们的津液成了对方眼中最甜美的液体……

  在这薄暮下,在这淡淡的月色里,两个年轻人将自己的初吻无私地送赠予对方,尽管身旁不断有人经过,我们却依然在路灯下热吻着。虽然没有任何经验,但我和她的默契却像是相爱多年那样。那一刻,我意识到,这辈子就是她了!
  我们不知道吻了多长时间,只记得分开的时候,秦语用着一种从未有过的眼神看着我。藉着路灯的光,我看见她那微红的脸颊和已有些凌乱的短发下,是幸福的微笑。

  「钱明,我爱你。」

  「秦语,我也爱你。」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