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冤家之合欢交结】(39-40)作者:迷燕


              (39)滋阴秘方

  我跟沈虹的交往,一直稳定的进行着,我们每隔几天就会见一次面,见面的时候,若时间允许,我们就会亲热一下。

  不过每个週末,我一定跟她约会,那时,我通常会带她去MTV.在那裡,我们有充分的隐私空间,除了欣赏一些限制级的名片,我俩也都会互相爱抚,她帮我出精,我则给她高潮,以消减一週来的慾火。

  虽然沈虹已暗示愿将童贞给我,但我都相当节制,不能逾越那条红线,因我知道她还在发育,不能在这阶段取得她的初夜,我宁可等她这朵鲜花盛开,而不能在含苞时就予採摘。

  有一天上午,我带她去逛街,同时去杨大国手的中药行,拿我常服用的「金锁合仙丹」,我当然没跟她说拿什么药。

  到了那家店门口,那个伙计阿杰就跑出来接我,他很亲切的跟我寒暄,一看到我身边的沈虹,小声的跟我说:「你的马子呀?好漂亮!」

  随后更是不停的打揖问候,把我们迎进店裡. 那时,我看见杨大国手从诊间走出来,我就过去跟他问安。

  他一见是我,也是亲切的招呼,当他瞧见沈虹时,或已猜到大半,就对着她审视了一下。

  沈虹被他这样瞧着,也感到有些不自然,于是就娇羞的偎在我身旁。

  这时杨大国手说:「小姐,妳不要误会。」

  说着,他又对我说:「健雄,你来一下。」

  我狐疑一下,也不知他意欲如何,我看一下沈虹,指着旁边的椅子,对她说:「妳坐一下。」

  阿杰则是忙着倒茶给她。

  我跟杨大国手走进诊间,他笑着问说:「那小姐,是你女朋友?」

  我答说是。

  他又问:「她今年几岁了?」

  我说十六。

  他顿了一下,说:「你跟她,很要好了吗?」

  我说不上来。

  他笑一下,拍着我肩膀说:「我刚才看一下,你女朋友发育的很好,气色也不错,感觉她跟你很是搭配,不过只要再调理一下,那就会更好。」

  我听了,开始有点懂了,我说:「我跟她交往的事,我们双方的家长都知道,也都赞成,至于我跟她,只是那个而已啦!还没跟她那个…」

  我有点不好意思。

  杨大国手抚着我的肩膀,说:「嗯!很好,这样就对了!我知道她还是童女,这样就好,这样调理比较有效。」

  我听得是满头雾水,他接着说:「健雄,我当你是我的侄孙,对于你的女友,我也一样关心,这样吧!你请她进来,我帮她把个脉。」

  因为我们家对杨大国手相当信任,因此,我对他可说是相当尊敬,对他说的话,一点也不敢怠慢。

  我走到厅堂,跟沈虹招一下手,等她走近,我跟她说:「杨大国手要帮妳把脉。」

  她犹豫的看着我,我说:「没关係,他是好意,妳就给他看一下。」

  因为刚才来的路上,我有跟她提一下我家跟杨大国手之间的一些典故,况且她对这间中药行也不陌生,因为她妈妈常来这家店买些膳食的药材,也买过调经理血的药方给她服用。

  既然我这么说,沈虹也不再犹疑,她缓步的走进杨大国手的诊间。

  约莫半个小时之久,沈虹才走出来,她对我说:「杨大国手请你进去。」
  我进去之后,杨大国手要我坐下来,他说:「刚才我详细看过沈小姐的脉象,跟她的型色,我要贺喜你呀!你真有福气,找到跟你这么匹配的对象,真是难得!」
  他看我一下,接着说:「沈小姐的体质很好,妇科方面也很健康,女器方面也有难得的天赋,跟你的那个,很配,很好。」

  我听着,有些瞭解了。

  他又说:「沈小姐的双亲我都认识,嗯!你们二家很合适,很好。喔,对了!我开了一个药方,等炼好药丸,三天后就可以来拿,服用的方法,刚才我已跟沈小姐说了,我再顺便跟你讲,一定要她按时服用,每个月要来拿一次,至少要服用六个月,到时你就知道好处了!」

  说完,他神秘的对我笑一下。

  我起身要走的时候,杨大国手小声的说:「年轻人火气旺,适度的调节很好,很有必要,只是不要过度就好了。」

  我讪笑一下,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好像我跟沈虹的事,他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

  走到柜檯边,阿杰跑过来,咬着耳朵跟我说:「杨大国手那药方很特别耶!我看那么多,也没看他开过这一帖,不过我知道这是帖名药,叫做」玉女受宠丹「,是当年慈禧太后年轻时传下来的,不但如此,杨大国手还作了改良,他添加了」鹿胎「,我就不知功效为何?这样吧,三天后你不是要来拿药吗?到时我查清楚,再跟你讲。」

  阿杰是杨大国手的入门弟子,他自初中毕业就跟着杨大国手习医,可说已有七、八分火候,他说的话,自有一定的可信度。

  离开那间中药行,沈虹对我说:「杨大国手问我一些事,好奇怪!不过他也认识我爸妈呢!」

  我问她什么事?她说:「他问我初经的时间,问我月事的事,还问我晚上好不好睡?」

  我问她怎么回答。

  她娇羞的说:「人家跟他讲,自从与你重逢之后,每天晚上都很好睡。」
  我欣喜的亲她一口,她接着说:「他又问人家…那裡…流出来的量、颜色跟气味…」

  我笑着说:「这我知道,叫他问我就好了。」

  沈虹娇嗔的捶了我一下,她说:「他开了药,要我每天临睡前,配着蜂王乳服用,好奇怪喔!」

  我听了,也是咋咋称奇。

  过了三天,我去拿药时,阿杰把我拉到一边,说:「阿雄,我问过杨大国手了,他说沈小姐的体质非常特别,可说是万中无一,为了更能发挥药效,所以他才特别加味调方。」

  我问他有何功效?阿杰神秘的说:「当年慈禧为何能够得宠?就是靠这帖名药。直接的说,它有五大功效:一、滋阴养颜,美髮润肤。二、受情欢美,任君所为。三、阴精充沛,久战不疲。四、花房肥厚,花心鱼吻。五、收缩阴道,妙不可言。」

  哇!这么强呀?!真是太好了!拿了药,我取出钱包要付钱,阿杰却说:「杨大国手有交待,因为两家他都认识,你们又是他的晚辈,这是他送给你俩的礼物,完全不收费,再者,他说你们成亲时,请他喝喜酒就好了。」

  就这样,我再怎么推托,阿杰就是不收,真是拿他没办法。

  后来,沈虹就按照杨大国手的嘱咐,每天都按时服用那「玉女受宠丹」,当她服用了一个多月,我就感觉到「妙不可言」

  的功效;甚至在半年后,有一天,沈虹羞赧的跟我说:「阿雄,人家的内衣,都不能穿了。」

  这事,其实在我跟她亲热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我说:「那妳没买新的喔?」
  她娇羞的低着头,小声的说:「人家…人家…不敢进去啦!」

              (40)真情挚爱

  星期六中午下课后,我直接到沈虹家,我约好要带她去逛街买内衣。

  到了她家,才停好车,她正好放学回来。

  虽然是夏天,她仍有着雪白细腻的肌肤,更像脱俗的气质美少女,文静而娇媚;乌黑飘逸的长髮,粉面桃腮,一双亮晶晶大眼睛,有一种澹澹的迷濛,彷彿一汪秋水;浓澹适宜的秀眉,性感小巧的红唇,总是似语还羞的微抿着。

  身高有165 ,修长健美的双腿,黄衣黑裙的校服穿在身上,感觉是那么鲜豔靓丽;薄薄的衬衣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黑色百摺裙下,则是浑圆高翘的臀股;修长匀称的双腿,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沈虹身上独特的韵味,散发一股青春健康的气息,有一种让人心醉的诱惑。

  在门口,我忍不住的搂着她,亲了一下。

  开门时,她说:「吃了没?」

  我回说还没。

  她说:「那我炒饭给你吃。」

  我说:「怎么?你家没人呀?」

  她说:「是啊!老妈跟我爸爸去梨山参加研习会,小娟去同学家,晚上才回来。」

  我一听,一阵暗喜,就说:「那我就帮妳们看家好了。」

  她走进她的房间,一面说:「谁要你看家?等下出去锁门就好了。」

  我跟着走进她的房间,大致瞧一下,笑嘻嘻的说:「好久没进妳的」闺房「
  了,那是小六的事吧?那时妳扭到脚…「

  沈虹听到这话,突然把我紧紧拥住,停顿一下,有些激动的说:「就是你啦!那天对人家那么好,让人家以为你喜欢我,没想到,没想到…」

  说着,说着,竟是眼泪打转的滴下来。

  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我低头吻着她的泪痕,说:「委屈妳了,对不起!」
  她的幽怨像是一扫而空,爽朗的说:「好了啦!你坐一下,我去炒饭,很快就可以吃了。」

  看她到浴室换了衣服出来,再走出房门,我把她的闺房详细的看一遍,大体上跟之前的摆设差不多,只是多了一座落地衣柜,化妆台也换新的,床铺没变,但床单跟被毯换成一组粉色系,看起来温馨精緻些。

  裡间是个浴室,有着浴缸、面盆和马桶的配备,床舖的另一头,是她的书桌、书橱,还有一座矮柜,上面放着一套手提音响。

  (那时的电脑还不普遍)房间里有一股女生独有的馨香,整齐简单的摆设,书桌上还摊开着一本相簿,我翻了翻,是先前去山上小木屋拍的照片,照片里,她站在我身旁,笑得很开心。

  我坐在书桌的椅子上,翻看那天的相片,书桌上还放着我送她的紫红色髮夹。
  后来,我无聊地翻看她书架上的书,又翻一下桌上堆置的簿本,勐然瞧见一个紫色信封,我抽了出来,仔细地看了看,觉得有些眼熟,我记得有个不具名女生,也用这种紫色信封,装着压花的白色玫瑰,投在我家信箱里。

  我看它的样式和大小,又闻闻气味,竟然连那香味都一样!我心跳开始加速,脸颊开始燥热!再看桌上沈虹的字迹,哇!我的妈呀!就是她!竟然就是沈虹!我这个大笨牛!竟然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她是那么的喜欢我,而且是那么的专情!我坐在她的书桌旁,想到她为我作的,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过一会儿,我听到脚步声,她一进房门就说:「吃饭囉!」

  我强压着内心的冲动,说:「小虹…」

  我把那紫色的信封拿出来。

  她立即怔住了,她嚅嚅的说:「你…知道了?」

  当我托起她的下额时,她的脸上已经挂着两行清泪了!我不忍的说:「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妳!」

  她不发一语,静静地看着我。

  我看到她梨花带雨的,让我觉得她实在又可爱、又可怜,可是她所作的一切,又令我很感动!我把她紧紧地拥入怀里,吻上她的樱唇。

  她闭上眼,享受接吻带来的温柔。

  我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痕,隔了好久,才不捨地分开,但跟她还是互相拥抱着。

  我紧抱着她说:「说!妳想要如何罚我?」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柔声的说:「那时候,人家深深的思念着你,只要能远远的看你过得快乐幸福,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吃完她作的虾仁茄汁蛋炒饭,我满足的说:「小虹,不!以后我要叫妳虹儿,小虹儿!还有没有?我还要吃。」

  她喜孜孜的笑颜,娇声的说:「没有了,要吃,那…我这些给你。」

  我当然不会吃她那份,我说:「妳这炒饭真好吃,有练过喔?!」

  她笑着说:「哪有!是自己在家时,随便煮来吃的。」

  等她吃完,我帮着把碗筷收到厨房,要帮她洗碗时,她抢着做,还说:「不行啦!怎可让你洗碗?」

  我说:「怎么不行?以后妳煮饭,我洗碗。」

  沈虹还是不让洗,我也不再坚持,不过在她洗碗时,我从背后扶住她的肩膀,靠在她的颈项,闻着她的髮香和身上的幽香。

  她「嗯…」

  的一声,说:「别闹了,这样人家怎么洗?」

  因为天气热,此时她上身只穿了露肩的蓝背心,下面就是一条碎花的丝质短裤,在她身后,我注视着她光滑的颈项和那高翘的美臀。

  刚好她移动了一下,我的下腹不经意地碰了她的臀部,软软的,但是却有弹性。

  我看见她的后耳根红了,我故意停留在那一点,下腹还是贴着她的翘臀。
  她扭了一下,但是没摆脱我的紧贴,由于她这样的摩擦,我的下体膨胀了起来,我趁势从后面环抱着她的腰肢。

  她没怎么挣扎,我便吻在她的粉颈上,她可能觉得痒,开始忸怩的闪避我的亲吻,我继续逗弄她,在她的脖子上吻了个遍。

  她不胜搔痒,一下子转过身来,勾住我的脖子,狠狠的给了我一吻,然后推开我说:「好了,别闹了,真的。」

  她又转过身继续洗碗,我站在她身后,大胆地把手放在她的翘臀上,抚摸那充满弹性的屁股,沈虹「哦…」

  地呻吟了一声,没动,由得我继续。

  我摸到她的臀沟上,上下来回,感觉那柔软的臀肉,我在她耳边小声的说:「妳的屁股好翘!」

  她扭了一下屁股,笑骂了一句「讨厌!」,又说:「去啦!去客厅坐一下,人家马上好。」

  我没再缠她,我知道有些事不能太鲁莽,太粗鲁的话,女人会反感的。
  我来到客厅,随意的参观她们家的摆饰。

  等她洗好碗筷,整理好厨房,她说:「健雄,你坐一下,我去换个衣服,就可以出门了。」

  结果呢?我等了半个多小时,没见她出来,我走近房门,看房门没閤上,就从门缝裡看进去,只见她巧笑嫣然的走出浴室,原来她洗了澡,才会那么久。
  此时她坐在妆台前梳理那如云秀髮,她一定料想我今晚会跟她亲热,便想刻意的点妆打扮。

  此时,她身上只披着粉黄色绣花浴巾,衣衫尚未及穿上。

  我推门进了房间,见到她如此娇豔动人的模样,心头一阵荡漾,一个箭步,迫不及待的抱起沈虹,直接往床上走去。

  「呵!阿雄,你怎这样嘛!」

  她绽放着灿烂笑容说道。

  「怎样?妳这模样,看!我的鸡鸡已经硬梆梆的!」

  「我才不管呢!」

  「真的吗?」

  我笑着说着。

  「哼!人家管你呢!」

  她依然用可爱笑容说着。

  我将沈虹轻轻放在床上,她缓缓地转过娇躯,玉体毫无保留地面对着我,骄傲地向我展示她的绝世玉体,秀眸射出无尽的深情,牢牢地凝视着我。

  在柔和的灯光下,沈虹裸露的肌肤透露着丝绒般的光泽,散发着诱人的光晕。
  她的乳房圆润滑腻,饱满坚挺,色泽晶莹,细腻如脂,不住颤巍巍地抖动着,乳房上的两粒嫣红的乳头,鲜艳夺目,诱人之极。

  她的小腹平坦光洁,结实的腹肌,两侧收束的腰肢线条,勾勒得让人发狂。
  下体在浴巾掩盖下,仍可看出她的双腿圆润、匀称修长。

  她浑身上下的肌肤雪白细嫩,散发着一层温玉似的光泽。

  少女娇嫩的躯体,丰润撩人,性感至极!这时我拉开裤鍊,拨开内裤,挺着涨得有些疼的阳具,指着龟头说道:「妳看!它比我还急咧!」

  沈虹笑盈盈的不说话,我坐在床缘,伸手搓揉她柔软的乳房与突起的乳尖,另一手则探入浴巾去摸她的阴户,抚摸着湿润的阴唇,用两根手指刺激绽放的花蕊。

  「啊…嗯…嗯…嗯…」

  她立即酥软着身子呻吟起来。

  「虹儿,我的小虹儿,看妳这个样子,屄屄都这么湿了。」

  「哎呀!阿雄…你…啊…嗯…」

  我开始吮着她乳房突起的乳蒂,手指则在她慢慢充血的小阴蒂上画圈,她美妙呻吟的声音,不绝于耳……

  「嗯…啊…嗯…啊…嗯…」

  「啊…达令…啊…嗯…人家那儿…好舒服…啊…嗯…」

  我吻着她的颈子,轻轻的在她耳畔说:「小亲亲,我胀得难受,先帮我…」
  沈虹红着脸,闭上眼睛点点头。

  我脱下内裤,粗大的阴茎,砰!一下跳出来,直挺挺的翘得老高,像是向她示威般。

  我换个姿势躺下,将阴茎移到她面前,而沈虹则跪在我大腿之间,一双大眼睛直盯着阳具瞧,再慢慢将阳具含入口裡,用舌头轻轻的舔上边的龟头马眼。
  我引导着沈虹,她已经知道含弄的方法,只是经验还不纯熟,需要人带领一下。

  她照我的话,用小小的嘴唇含住我的阴茎,我只觉湿热的香唇包着阳茎,像是较宽鬆的小穴,却又大不相同,因为她柔软的舌头,正舔着我分泌黏液的马眼,我被她舔弄的舒服极了!「嗯…啊…嗯…嗯…」

  我不禁发出舒爽的声音。

  「嗯…宝贝…你做的很好…喔…嗯…」

  她似乎慢慢知道让我舒爽的方法,一双樱唇对着粗大的阴茎,开始吞吞吐吐,我感到越来越刺激,虽然她牙齿偶尔会碰到我的阴茎,但轻微的摩擦反而更加深快感。

  我想她单方面服务,未免太委屈她了,于是说:「小虹儿,妳跨过来,我要亲妳的屄屄。」

  她似乎也急着要我的抚慰,连忙跨蹲在我面前,却仍不忘吞吐我的阴茎,就这样形成69的姿势。

  我缓缓褪下浴巾,用手拨开她的阴唇,诱人的粉红色嫩肉,完全曝露在我眼前,而淫水也慢慢顺着她的大腿根,流到大腿上。

  我像隻喝水的小狗般,舔着她的蜜洞,而手指则搓弄着她突起的阴蒂,她淫水的味道是那么甘美香醇,我吸吮得津津有味。

  「啊…嗯…达令…啊…啊…」

  「嗯…宝贝…嗯…」

  「啊…嗯…喔…阿雄哥…那儿…啊…」

  我觉得阴茎的涨大已经快到临界点了,毕竟好久没洩精了,也不想忍耐,拚命想办法早点射出来。

  我双手爱抚着她丰满娇嫩的乳房,把乳头轻轻的挟在手指间,用整个手掌包围着乳房揉搓,看她露出陶醉的表情,嘴裡发出甜美的呻吟声,揉搓乳房的手就分出强弱节奏,把乳房向上拉似的揉搓,用手掌包住乳房轻轻的抚揉旋转,沈虹的酥胸已沁出汗水,那乳头已变得坚硬润红。

  我一面轻柔的拨开大阴唇和小阴唇,指尖按住阴核,不停的揉磨,将舌头探入香滑湿嫩的蜜穴裡,用舌尖挑舔粉红的柔腻膣肉……

  倏地,她大声喘息着,一双玉腿紧紧挺直,「啊…」

  的一声娇啼,阴户裡似在痉挛的颤抖,一股温热的淫精,又似泉涌的流了出来。

  沈虹洩了身子,喘着气,伸手捏住我乳头,一阵搓揉,听到我发出呻吟声,再凑上嘴唇,用贝齿轻咬。

  我只觉一阵难抑的冲动,低声哼道:「啊…好呀…小虹儿…很好…啊…啊…」
  她双手再握住阳具,急速的旋转套弄,又将嘴唇含住龟头,齿尖轻轻的磨擦火亮的龟头前缘,不停的吸吮舔吻,我一阵酥麻透骨,再也忍不住了,情不自禁的放声吟叫:「啊…虹儿…啊…啊…我…要出了…啊…啊…」

  尚未说罢,一大股滚热的阳精,夺喷而出,沈虹赶紧鬆出龟头,双手握住阳茎,又是一阵套弄,滚热的阳精,又喷出许久,一部分还射在她酥胸、脸庞与粉颈上,滑腻腻的,弄得她的娇躯与床上,到处都是。

  「这么多呀!」

  沈虹惊讶的说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