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冤家之合欢交结】(33-36)作者:迷燕


              (33)跨年晚会

  第二天,也就是12月31日,我心不在焉地结束了一天的课业后,想到接下来二天的元旦假期,感觉心情非常愉快。

  回到家里,我火速的冲完澡,整理仪容,换好衣服,跟老妈说一声后,马上骑着机车往沈虹家奔驰而去。

  到了她家,是她妹妹开的门,才想寒暄几句,就听到她的声音从门里传了出来,「吴健雄,再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

  她妹妹看着我一身笔挺的休闲服,对我是瞧个不停。

  「喂!你就是我姐的小冤家呀?」

  她妹妹歪着头问。

  我一时感到有点意外,想不到她会这样问,但是我仍然说:「是同学啦!老同学!」

  我特别强调「老同学」三字。

  「既然是老同学,我怎没见过?」

  这小妮子还真鬼灵精!我瞧她一眼,感觉她跟沈虹有点像,但她的脸型比较圆,头发比较短,应该还在读国中,我说:「那时你还小,记不得我了!」
  这时,沈虹轻松的走出房门,而我看到她的装扮时,惊讶的张大嘴巴,差点就合不上。

  一件美背式的低胸连身短洋装,裙摆紧束着俏臀,长度只到大腿三分之一的超短窄裙,搭配着抢眼色调的及膝长袜和一双白底红饰带的中跟高筒皮鞋,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令我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而她笔直修长的美腿,在红白交映下显得格外抢眼,我的视线停在她的身上许久,差点就忘了打招呼。

  「吴健雄,这样…好看吗?」

  沈虹在我面前转了一圈,开心地问着。

  「嗯…好看…好看…」

  我无意识的,对她勐点头。

  「那我们走吧,先去吃饭,再去参加跨年演唱会。」

  沈虹说着,就从沙发上,拿起一件白色的绒毛长袖短外套穿上,神情愉悦地挽着我的手走出大门。

  在一家速食餐厅吃完炸鸡汉堡,载着沈虹来到跨年演唱会的会场时,早就已经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我站在沈虹的身后,看着她随着台上热情奔放的旋律又唱又跳,那柔软的腰肢,充满青春活力的美腿,令人垂涎的俏臀…,使得我胯下的肉棒,不知不觉竟然坚硬起来。

  尤其是她背后裸露的雪白颈项,和那对俏臀摇摆时的春光,让我不禁心猿意马、想入非非,因为她的妆扮不仅青春洋溢,裸露的部位恰到好处,实在太性感了!突然惊觉自己对她产生非非之想时,潜藏在内心的慾火,瞬间让我找回了久违的亢奋情绪。

  这时,不知沈虹是有心抑或无意,当她随着强烈的电音节奏,扭着纤细的柳腰,摆动她充满弹性的俏臀时,总是似有若无地靠到我怀里,不经意地碰触我敏感的下体。

  这种充满性暗示的挑逗行为,如果不是在大众广廷之下,我一定二话不说,立即把她抱在怀里,以发泄心中澎湃的慾火。

  正当我对沈虹的举止产生诸多遐想时,她忽然靠在我怀里,在我耳边大声地说着:「吴健雄,你不要光站在这里…,来,和我一起玩!」

  沈虹说完,就拉着我的双手,放在她柔软的水蛇腰上,并随着音乐的旋律扭动起来,而我在碰触到她的腰际时,双手彷佛触电似的,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强自甩开脑海中的性念头后,我才逐渐放开心胸,随着众人一起摇摆。

  当我几乎忘了时空的存在,自然而然搂着怀中的青春玉体,享受这份难得的欢愉时,台上的音乐倏地嘎然而止,把我一下子又拉回到现实世界中。

  只见台上主持人神情亢奋地说着:「各位来宾,现在时间是十一点五十九分,再过一分钟,我们即将迈向新的一年……现在,请大家找好身边的伴侣,和我们一起进入倒数,迎接新年的到来……」

  就在这个时候,沈虹突然把整个身子靠在我怀里,而她细白修长的玉手,也顺势搭在我的手背上,让我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情,瞬间又泛起巨大的涟漪。
  如果这种亲昵的举止,出现在一对热恋的男女身上,就算被旁人看到,也会当做视而不见;但是同样的动作,发生在一个分离三年多、重新相逢才三天的男女生身上,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我俩之间的关系,现在的亲密行径,真是既微妙,又有点尴尬。

  但是当四周的投射灯,扫过沈虹的清纯脸庞,而我又刚好瞥见她脸上正洋溢着幸福的神情时,我也就任由她靠在我怀里,静待新年的到来。

  「各位现场的帅哥美女们,再过二十秒就进入新的一年,现在请大家和我一起大喊倒数,让我们一起迎接近的一年…,十九、十八、十七……」

  随着台上主持人的高喊,我身旁群众的情绪也开始高涨,而沈虹也涨红着小脸,对着台上尽情地尖声嘶吼着。

  也许群众力量的可怕就在这里吧?当身旁的人表现出兴奋的情绪时,我不知不觉也受到影响,于是原本紧闭的嘴巴,故作镇定的神情,也随着群众的呐喊声而开始张嘴大喊。

  「十一、十、九、八……」

  突然我看见沈虹回头,露出开心的笑容看着我。

  「吴健雄……」

  「什么?」

  吵杂的声响,让我没听清楚她的话。

  「六、五、四……」

  台上的主持人持续挥动着双手,指挥台下的群众倒数。

  这时我发现沈虹欲言又止,涂着闪亮唇蜜的樱唇突然向我靠了过来。

  当我耳边听到:「三、二、一!新年快乐!」

  时,在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那张宛如可口果冻的朱唇,立刻印上我嘴唇,令我当场尴尬不己。

  「新年快乐!」

  沈虹这时转过身来,在我耳边大声说着。

  「新年快乐!」

  说这句话时,我的脸忽然红了起来。

  原因无他,只因沈虹抱着我的时候,她胸前那两团饱满的软肉,紧紧地贴在我坚实的胸口,使得我胯下的肉棒,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而向上翘起,而且不高不低,恰好碰触到沈虹未经人事的私处。

  随即我也看到沈虹红着脸,神情娇羞地对我说:「吴健雄,你好色喔!」
  「啊!什么……」

  就在我为自己找藉口时,沈虹却又在我耳边轻声地说:「不过我喜欢!」
  她看着我脸上的神色,又把性感的樱唇凑在我耳边继续说着:「你怎么变得那么老实?」

  摸不到她脑袋里的想法,我只好打哈哈对她说:「啊,我一时太兴奋了,居然忘了!不好意思……」

  没想到沈虹听到这句话,忽然白了我一眼,然后嘟着嘴巴:「笨死了、笨死了!」

  我神色诧异,一脸无辜地对她说道:「我又怎么啦?」

  「呵!你难道忘了亲我吗?」

  不知为什么,当沈虹大声说出这句话时,台上热闹的声音刚好停了下来,使得在我周遭的陌生人,刹那间都听到如此露骨的告白,而他们也不约而同地露出诧异的眼光看着我们。

  面对旁人异样的目光,我立刻拉着沈虹的手,神色不安地挤出人群,快步奔向停车场。

  我呼吸急促地对她说:「沈虹,你刚说的话,也太劲爆了吧!」

  她也边喘气边对我说:「谁叫你这么笨!害人家……哎唷,好丢脸喔,我们快回家吧!」

  没想到这个纯真可爱的小妮子,也有害羞的一面……

              (34)同学会

  我跟沈虹几乎每天都要见面,使得筹备同学会的事,顺利的进行着,也为了缩短时间,我负责男生的连系,沈虹负责连络女生。

  时间定在寒假的一个星期天,地点则是台北的内双溪。

  为了减免筹备工作的负担,我们决定不收费不代办,而是由参加的同学自备餐饮,同时依照分发的简章,自行搭乘公车到集合地点,再一起步行上山。
  由于是毕业三年多的首次同学会,大家都热烈的响应,还有人主动帮忙找失联的同学,也帮忙准备一些文书器材,使得同学会在寒假前就筹备完成。

  那一天,天公作美,是个大晴天,冬天的太阳,把清晨的寒气吹散了不少。
  我一早就到沈虹家,载着她直接到集合点,又为了掩人耳目,还故意把机车停放在前一站,再走路过去。

  沈虹她仍然梳着赫本头,头上戴着一顶别致的遮阳草帽,穿着领口绣花的针织衫,搭配直筒长裤和一件落肩低领外套,脚上穿的是双咖啡色休闲鞋。

  整体造型看起来相当抢眼,充满着花样少女的青春气息,再加上她天生丽质,那娇美俏丽的容貌,在一笑一颦之下,让我这走在她身边的人,都觉得相当神气。
  到了集合地点,已经有不少同学先到了。

  大家一阵雀跃,一阵欢呼,使得整个公车场充满了热闹的气氛。

  虽然隔了三年多,同学们长高的长高,发福的发福,他们的模样跟童年只是略有不同,他们的姓名我都还可以叫出来。

  我走向前,跟到来的男同学一一握手致意,也跟女同学一一拥抱致礼;她们都吓一跳,感觉很意外,男同学有说不公平的,我只好跟他来一个热情的拥抱作为补偿。

  沈虹也是融入同学圈里,跟大家招呼寒暄,尤其是她那七、八个死党,更是不时传来聒噪的欢叫声。

  到了出发时间,我点了一下人数,全班57人,来了52人,其中女生27人,男
生25人。

  缺席的5 人之中,听说有个女生嫁到南部,有个连络不上,还有3 个不想参加,都是比较弱势的同学。

  那几个我都很有印象,都是很善良的人,或是先天的条件,使得他们失去自信。

  唉!哪天有空,再去找他们。

  我们一大伙人,沿着公路开始鱼贯而行,大家三五成群,一边走一边谈笑着。
  我跟沈虹之所以选择这个地点,就是因为它是适合大众的健走路线,全程约只有5 公里,爬的山路也不陡,沿途鸟语花香、树木成荫,加上冬天的太阳,大家都有很高的兴致,都说办这活动太好了!当然,也有人故意气我说:我是天底下最懒的班长,竟然连个同学会也不办。

  但说也奇怪,不管男女生,他们竟然都绝口不提毕业典礼的事。

  至于我跟沈虹决定不邀请毕业班级任导师参加的事,他们好像都有默契般,一个人也没提及。

  虽说如此,我也能感受到他们的体贴,我不禁暗想:我的这一班太可爱了!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我们到达山上的休憩地,那是一大片草原,是适合人数多的野外活动地点。

  我们一大群人,在靠近树林边的草地集合,我跟他们说一下附近的环境地形,也说大家可以自由活动,但一定要找人作伴,不可单独行动。

  又说下午一点在此地办个没营火的营火会,请大家准时回来参加。

  我观察一下这群女生,里面穿着短裤、短裙、小可爱的也不少,不过我还是比较欣赏沈虹,她的气质不是一般女生可以比拟的。

  因为她们明明知道是去野外玩,却穿着像要去舞厅似的,三不五时还会怕走光被看到,真不知她们在想什么?我在心里暗笑,等晚一点,她们就知道山区里小黑蚊的可怕!沈虹她跟我像是事先约好的,俩个人从开始到现在,都表现的若即若离的样子,顶多彼此会个面、微微笑,互动交谈的动作并不多。

  解散以后,大伙人开始把带来的食物吃喝一顿,也有人只带钱来,因为不远处就有一些摊贩,说起来也相当方便。

  我跟沈虹因事前来此地勘察过,还是决定自己带比较合胃口,也感觉比较卫生。

  我跟十几个男生聚在一起吃饭,沈虹则跟五、六个女生在旁边的草地上野餐。
  这时,有二个男生凑近跟我说悄悄话:「那是沈虹耶!长得好漂亮噢!你怎不跟她说说话,你还会不好意思哟?」

  我笑一笑,不置可否。

  另一个男生自告奋勇的说:「要不要我帮你传话?」

  我还是笑一笑,不置可否。

  后来,我听沈虹说的,她那一票女生在野餐时,也是有几个女生跟她说悄悄话:「那是吴健雄耶!变得好帅喔!你怎不跟他说说话?你还要矜持下去哟?」
  沈虹是笑一笑,不置可否。

  另一个女生自告奋勇的说:「要不要我帮你牵线呀?」

  沈虹还是笑一笑,不置可否。

  后来,我觉得不该做得太假,我就走过去坐在沈虹旁边,拿出背袋里的一块咸蛋糕递给她,我说:「这次同学会,幸亏有你帮忙,才能办得这么成功。」
  沈虹接过后,她嫣然一笑的说:「那里!也没帮什么忙,还是你比较辛苦。」
  这时,那个叫何秋华的女生,跳出来说:「喂!你们俩个在干什么?老同学相见,还那么客气?怎么?还继续」冤下去「吗?」

  其他女生听得都笑了起来,有几个男生忍不住凑过来,他们跟那些女生一起起哄的说:「金童玉女,今日相会,要亲一个!」

  其他的人跟着吵着说:「亲一个!亲一个…」

  我跟沈虹一下子脸都红了,我一时之间也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反应。
  后来,还是那个何秋华比较鬼灵精,她说:「你们要体谅他俩一下嘛!怎么可能在我们面前亲一个,又不是结婚闹洞房!」

  她这一说,大家闹得更凶了,我跟沈虹则是更加窘迫了。

  这时,我鼓起勇气,站起来说:「同学们,听我说。」

  等他们安静下来,包括沈虹在内,一群人都好奇的看着我,我接着说:「我跟大家都是老同学了,沈虹也一样,更何况我跟她同学了五年,这样吧!我要邀请她到那边走走,你们都不要跟来。」

  哈哈一声爆笑,他们觉得我这话蛮幽默的,也都识趣的不再吵闹了。

  也因这样,我跟她可以名正言顺的单独相处了。

  我在前,沈虹跟在后,俩人远离了那群同学,走到一处林子边,看那里有张木条长椅,看起来蛮乾净的,我就跟她相偕坐了下来。

  她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愉悦,清秀婉约的,又娇艳俏丽,我一时又看傻了。
  她顺着我的目光,知道我在看那里,羞红的问我:「你怎的?一直这样看人家?」

  我开玩笑的说:「没办法,谁叫你漂亮嘛!又会穿衣服!」

  其实真的是这样。

  她故意「哼!」一声,我赶紧补上一句:「君无戏言!」

  心想:同学会途中,听了不少男生和女生打情骂俏的话,怎么我的不同?她怀疑的说:「真的吗?」

  我看着她说:「对啊!你看你,白白净净的,眼睛很漂亮,红润的樱桃小嘴,笑起来很甜,而且…」

  我故意停了一下,没讲下去。

  她急着问:「而且怎样?快说啦!」

  我大胆的说:「而且胸部发育的还不错,虽然包的紧紧的,可是还是看的出,身材的曲线很漂亮,要不是我,谁也没能看出你的优点!」

  说完,我也松了一口气,第一次对她说这么露骨的话。

  她听我讲这么直接的话,马上羞红了脸,她说:「喂!你在看这个喔!色狼!」
  虽然她的语气有点娇嗔,不过迷蒙的眼神、浅浅的微笑,我想她心里大概飘飘然的吧?倏地,我想到了一件事,问说:「对了!说到这个,我问你一件事。」
  她说:「什么事?」

  我装作无知的说:「小时候,你背书包,为何坚持要背一边?」

  原因为何,其实我大概知道了,我是故意问的。

  她一听,马上捶了我一下,还气呼呼的说:「还问?你这笨蛋!你不知道啊?那是因为我们女生在发育呀!?」

  我又装蒜的说:「可是,我们男生也在发育呀!」

  她又捶了我一下,瞪着我说:「你真是白痴到家!是因为我们女生的胸部在发育啦!」

  「噢!噢!我懂了!」

  我装作恍然大悟般,然后我又说:「难怪…除了你之外,她们的胸部,看起来,怎么一边大,一边小?」

  这下可好了,沈虹「噗嗤!」一声,笑到直不起腰来,她又捶了我几下,靠在我肩头说:「你完了!那些女生,一定会找你算帐!」

  我搂一搂她的腰,说:「还好,你没有就好。」

  她一听,又笑到肚子疼,不过她又问:「你怎知道我没有?」

  我说:「难道你有?快给我看一下!」

  我作势要脱她的外套,她挣扭了一下说:「不跟你说了啦!真是有够坏!」
  回到原本的地方,同学们都陆续集合在一块了。

  未几,我要大家围坐成一圈,我则站在中间,跟大家说了一些小时候的趣事当开场白,随后我要沈虹以副班长的身份说几句话,她却委婉的推辞了。

  看得出来,她确实有些改变了。

  这时,全班同学不分男女,却开始把话题放在我身上。

  「吴健雄,你有去读私立国中吗?」

  「吴健雄,听说你读工专啊?好厉害耶?」

  「吴健雄,你搬家了喔?」

  「吴健雄…」

  ……

  带过几个游戏后,玩得有点热,有人提议去玩水,于是大家就走到溪边,打算找个乾净又安全的地方戏水。

  这时,因要跨过一条溪涧,同学们都依续的踩着溪石而过。

  这时一个自小就很顽皮的男生,他仍不改本性,竟站在溪边丢石头,尤其是一个从小跟他有仇的女生要过溪的时候,他都把石头丢得很近,让溅起的水花喷到那女生的身上,他觉得很好玩似的,在那边鼓噪叫好,真是有够幼稚。

  同学们都有点意外,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有几个同学叫他不要丢了,他仍然我行我素,一点也不觉得玩笑已开得过火。

  这时,我走过去拉着那个女生过溪,同时对那个男生说:「你不能丢我喔!不然我就要光着屁股回家了。」

  他笑着说:「为什么?」

  我说:「把我衣服弄湿了,难道不要脱下来?脱下来以后,不就光着屁股了?」
  那男生满意的笑了,而且没再丢石头了。

  等我把那女生护送过溪,我隐约感觉沈虹她看了我很久,眼神里尽是异样的光采。

  到了溪边的一块空地,大伙人有的脱下鞋子玩水,有的在溪边捡着石头,我则跟几个男生坐在一颗大石头上聊天。

  有个男生说:「听小蓉说,有些女生的腿被蚊子叮得像红豆冰,惨不忍睹!」
  大家听了,都在笑,有一个说:「她们真是」爱美不怕流鼻水「!」

  另一个对一个男生说:「你那个国中同学,叫什么佳美的,还有没有在一起呀?」

  那个男生无奈地说:「我已经尽力闪了,还是闪不掉!」

  那个男生又对他说:「你又有艳遇了喔!听小蓉说,有人在要你的电话。」
  「想要就给她!」

  那男生玩笑的说:「不怕死的尽管来,反正我来一个上一个,来两个上一双!」
  这时我劝他说:「喂!你缺德事不要做太多,小心以后生小孩会没屁眼!」
  他却说:「这些主动又很骚的女生,就是寂寞想找人上床,我是好心帮她们解决生理需求!」

  我亏他说:「你不怕哪天搞到过火,下面烂光光?」

  他说:「谁像你这么好命,都有个死心踏地的在等着你!我只能找人解决生理需求,反正她们也是自己送上门的,不上白不上!」

  我说:「就算是人家自己送上门的,当你上了人家,解决了生理需求,我问你,你真的快乐吗?以前你也发生过一些事,不要忘了。你不要介意,我是当你是好朋友,才跟你讲这些的,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这个男生,我知道他的事,因为他跟我同一所国中,他长得有点像某个当红歌星,曾经因为女生的事争风吃醋,也曾经因女生怀孕的事,上了社会新闻。
  「吴健雄,你有上床的经验吗?」

  有一个男生问着。

  我说:「没感情基础,我不会跟女生上床,至于有没有?我不跟你们讲。我只能说纯粹的肉体发泄,像是招妓般,决不会觉得快乐!我们要跟自己喜爱的人上床,那时尽情地发泄性慾、征服女性肉体,把她搞得死去活来,那才有成就感,不可讳言的,那的确很快活!反之,若只是玩弄女生,等到下床后,那种心灵空虚、失落的感觉,真的会令人想去死!」

  当我说着这些话,那些男生都静了下来,但是当我说完,他们不但不说话,好像都看着我后面。

  我跟着回头看一下,糟糕!沈虹不知何时站在我后面。

  我的妈呀!只见她对我笑一下,款款的说:「吴健雄,我是想跟你说,现在三点多了,我们还要走下山…」

  「喔!喔!对!对!你不说,我倒忘了。」

  我站起来,讪讪的说着。

  随即我站到一块大石头上,大声的招呼同学们,说要准备下山了。

  回到山下的公车站,已经下午五点了,天色开始暗下来,也吹着冷风。
  等同学们上车走了以后,我走到停放机车的地方,沈虹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我载着她来到士林夜市,牵着她的小手,跟她吃了几摊小吃,就信步跟着人潮走着逛着。

  因为快过农历年了,只见整个夜市万头钻动,可说挤的水泄不通。

  这时她忽然停下脚步,在一家服饰店前选购了一条毛料围巾。

  等那店员包好给她后,她转身拿给我,说是要送我的礼物,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谢谢你今天帮女生解围。」

  我说:「那是应该的,没什大不了!」

  她说:「我是真心的,那就当送你的新年礼物吧!」

  收下礼物后,我当众亲她脸颊一下,我说:「我也要送你礼物。」

  说完,我就直接拉着她,来到隔壁的一家女性内衣店。

  走进店门,我对着一个柜台小姐说:「她要买几套内衣,你帮她挑一下。」
  那店员马上迎上来,脸上堆着微笑,亲切的说:「没问题,来!你先这边坐一下,我去招呼你老婆。」

  噢!这店员果真是老江湖。

  她也不管我们的年龄,开口就说是「老婆」,听得我茫舒舒的,难怪那天我的荷包勐的失血了。

  沈虹则是一脸惊讶,要知道那可是一家名店,是「Victoria'sSecret 」的
专柜,它的物价可是以昂贵出名的耶!那店员笑盈盈的走向沈虹,她说:「小姐,噢!你好漂亮喔!喜欢那一种?我帮你介绍。」

  沈虹连耳根都红了,她吱吱唔唔的,不知如何回答,就只是双手揉在一起,不知所措。

  那店员蛮鬼灵精的,她转身跟我说:「你老婆好漂亮,身材又好,一般的款式配她不上,再说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性感又有点情调的。这样啦!我们刚进来一批最新款的,我拿来你们挑,要过年了,刚好讨一些喜气。」

  她连珠话讲完,果真从另一边一个玻璃橱柜中,取出一些精致礼盒,她摆在柜台上跟我说:「这些SIZE,都是适合你老婆的,款式也恰当,来!你们看一下。」

  我走近柜台,沈虹则隔了几步,她羞羞的不敢靠近。

  看一下型录上那些模特儿的款式,我的脸颊瞬间红了起来,我的妈呀!超美,超性感的,真是好耶!当初那个小艾,也没穿过这样性感的内衣。

  第一套是艳紫色的二件式前开裆衣裤,材质是弹性薄纱,胸罩是若隐若现的朦胧美感,引人无限遐思;下身也是浪漫的艳紫色,而且还是薄纱透明以及裸露阴毛的款式,若有似无的,就是所谓前开裆丁字裤。

  第二套是比基尼+丁字裤,材质是弹性丝缎,只罩住三点的微型比基尼,看起来又性感又火辣,勾勒出身体性感密码。

  接近裸身的大胆,是对身材的一种自信。

  第三套是比基尼上衣+丁字裤,材质是弹性网纱+蕾丝流苏。

  性感的黑色线条,巧妙地缠绕在身上,以红色为基底,利用比基尼式的款式,展现窈窕纤细的柳腰线条。

  蕾丝流苏材质,隐约透露粉嫩的三点秘密,再加上最诱人的红色薄纱丁字裤。
  第四套是比基尼+性感丁字裤,材质是丝棉溷纺。

  独特的紫红色蝴蝶造型设计,在若隐若现之间,显得如此地诱惑;同款材质的露毛小裤裤,可爱到极点!第五套是网纱手工丝绣+丁字裤款型,轻薄的透明柔纱,像头纱般的盖住蓓蕾,隐约的诱惑在那晃动之间。

  下身是同质料的丁字裤,却掩不住私密处的万种风情!那店员看我的表情是目瞪口呆,就又鼓吹的说:「这些都是当代最新款式,才刚空运来台。」

  我问她:「价格怎么算?」

  才说完,感觉沈虹在后面拉我一下。

  那店员笑眯着说:「放心啦!我给你们小夫妻特价,当作拉拢新顾客,穿得漂亮以后再来跟我买。对了!我叫阿玉,嗯…这样吧!算五折好了,一套2 ,500
,五套算你12 ,000 就好了。」

  这时,沈虹又在后面拉我一下,我回头看她,只见她羞得满脸通红,跟我一直摇头,我以为她是客气或嫌贵,就说:「没关系,我再说说看。」

  我对那店员说:「太贵了!她不要。」

  那店员听得急了,她说:「这是Victoria'sSecret ,不是一般杂牌,算这
个价,已经很便宜了。」

  她见我摇头,就说:「好吧!我冲个业绩,佣金不赚了,算你10,000.」
  我回头看一下沈虹,她又再拉我的衣袖,于是我说:「阿玉,就算8 ,000 ,
再不行就不买了。」

  当我转身牵着沈虹的手,要走出去时,那个店员哭丧着脸说:「小帅哥,你也帮帮忙,这样我会给老板骂死了。」

  我停一下看她,也没说话,转身要走,只听得那店员说:「好啦!好啦!卖你啦!也没见到这样会杀价的。」

  当我走出那家店时,沈虹捏了我一下,她说:「你真呆耶!我是叫你不要买,不是嫌贵啦!买这个,你要自己穿喔!」

  我有点意外的说:「这是送你的呀!」

  她说:「人家那敢穿,被我妈看到,会给骂死不可。」

  我拥着她的腰肢,说:「这是要当赔礼的,是背书包的事,我给你道歉。」
  她嫣然一笑的说:「那个喔!那也不需买这个啊!而且一买就5 套。」
  我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女生,有几套好看一点的内衣,也是应该的。再说你房间不是有浴室吗?晚上洗一洗,很快就晾乾了。」

  她听了,似乎给我说动了,事实上,哪个女生不爱美?看她被说动了,我停下脚步,对着她的额头亲一下说:「以后跟我约会,你都穿这种的,好不好?」
  她瞪了我一眼,故意生气说:「谁跟你约会?!」

  说完,却又娇羞的笑一下。

  那时,我又说了:「我老姐,你还有印象吧?她的内衣,以前都是棉布印花的,前年开始,我老妈就跟她买triumph ,黛安芬的。」

  她昂着头问我:「你姐姐比我大啊!她好像大你三岁吧?!」

  「是呀!她大你四岁,不!应该说是三岁半,她也是年尾生的。」

  说到这里,我才想到她的发育比老姐要早,也比较好。

  我又忽然嘻皮笑脸起来,我说:「我老姐在我们重逢那天,曾说」不得了了!二个小冤家,久别重逢,这下一定不得了了!「,她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沈虹听了,先是掩口笑了起来,后来才说:「不懂啊?你去问她呀!」
  接下来,我想带她去看电影,她说:「时间不早了,再说今天爬山玩了一天,有点累,下次吧!」

  我也不勉强,就上车带她回家,到了她家门口,看看左右无人,我说:「小虹,今天我们有件事还没做。」

  她问我什么事?我近身把她搂在怀里,低头就吻住她的小巧红唇,她「嗯…」
  一声,双手抱住我的腰,似是隐忍很久般,热情、热烈的跟我长吻起来,直到巷子口来了车灯,我们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2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